从张玉环到呼聂被杀人说起

张玉环,与内蒙古的呼格吉勒图、河北的聂树斌比较起来,还是幸运的;比那些已经被囹圄,或者还在囹圄中挣扎的无辜者,也是幸运的。毕竟他在26年多后,能够走出小监狱,回到大监狱中来,还成为中共国网络世界里的大红人,而呼格吉勒图、聂树斌却没有这么幸运[…]

Read more

剥光衣服坚持做皇帝小丑的恶果

有人说最近仅仅美国专给中共过不去,那是小看了国际社会,以及中国社会各个阶层的存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有个余茂春的智囊成员,这位先生对中共的丑恶嘴脸相当熟悉,看到了中共国内的百姓深受迫害与掠夺,也就能帮助蓬佩奥精准地制定出针对中共邪恶势力的对[…]

Read more

退出中国共产党的声明:

退出中国共产党的声明:郭庆军,1970年出生,1991年至1995年期间在洛阳工学院(现名河南科技大学)读书期间递交入党申请书,毕业前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郭庆军没有宣过誓,没有参加共产党小组会议,没有参加共产党的活,没有交过共产党党费。依据[…]

Read more

给广州市司法局赖文的短信

发给广州市司法局原律管处副处长赖文的短信,供大家欣赏:赖文:有次在珠江新城,你请我吃饭时,你讨好我说,省厅一份有关我的文件给我。还记得否?此文件虽于我如厕纸一张,但既然是你向我的一份政治投名状,那你就记得兑现承诺喔!涉政治敏感、法轮功诸案开[…]

Read more

荆门刘艳丽近况

荆门刘艳丽 青石律师上次会见刘艳丽,是2020年1月7日,那时,还不知道将弥漫笼罩整个湖北大地的瘟疫已经开始。 七月底,马纲权律师会见刘艳丽时,刘艳丽说希望我去会见她。我虽然不太想去湖北(有些地方对去过湖北的人仍然是特别对待的),但想着这是[…]

Read more

谈下昆明南大脑科医院乱收费

因为老婆有癫痫疾病, 通过网络,在网络上,找到了昆明南大脑科医院,并在医院多次督促下,我们还是问清楚看病是否可以医保,得到肯定后,就在7月14号来到了南大脑科医院,在李医生的介绍下,能够给与微创手术治疗,并告诉我们,一共费用5万5千元。但是[…]

Read more

蓬佩奥讲演稿翻译摘录

1)我们想象与中国的接触将带来友好合作的希望,创造出美好的未来,但是今天我们戴着口罩坐在这里,看着瘟疫流行感染的人数上升,因为中共没有履行对世界的承诺;阅读香港和新疆被压制的头条新闻;看到中国贸易滥用的惊人统计数据,这些滥用使美国人失去了工[…]

Read more

愛國要看是誰的國

老毛子前幾天慶祝占領海參崴160周年,中共國內吃瓜的2毛(5毛)有百多人跟著點贊,這些原本就是爲了2毛壹條信息的瓜奴,到是不關心海參崴究竟是誰的問題,更不會關心多少屯人被老毛子殺死的血案。達從鄧小平這個老屠夫“改革開放”以來,屠殺了不少大學[…]

Read more

呜呼哀哉,民阵再度损兵折将

2020年7月21日新西兰民阵和当地其他民运人士从奥克兰出发前往首都惠灵顿举行一个政治活动。不料在途中发生严重车祸,民阵新西兰分部主席习卫国先生和王乐成先生当场魂归故里,另一位余恒萌尚在重症监护中。 习卫国先生出生于中国山西,成长于河北石家[…]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