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廊坊市霸州市南关村王永平非法卖农民耕地,组织黑社会欺压村民,非法当选南关村村主任

我是河北省廊坊市霸州市霸州镇村民,我举报村主任王永平如下违法犯罪事实: 1、王永平非法出卖农民可耕地,指使黑社会人员恐吓威胁不卖地村民 2009年王永平将村集体耕地300多亩卖给了“四季花园”的老板李建东,其中,包括我家基本农田1.72亩([…]

Read more

从张玉环到呼聂被杀人说起

张玉环,与内蒙古的呼格吉勒图、河北的聂树斌比较起来,还是幸运的;比那些已经被囹圄,或者还在囹圄中挣扎的无辜者,也是幸运的。毕竟他在26年多后,能够走出小监狱,回到大监狱中来,还成为中共国网络世界里的大红人,而呼格吉勒图、聂树斌却没有这么幸运[…]

Read more

剥光衣服坚持做皇帝小丑的恶果

有人说最近仅仅美国专给中共过不去,那是小看了国际社会,以及中国社会各个阶层的存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有个余茂春的智囊成员,这位先生对中共的丑恶嘴脸相当熟悉,看到了中共国内的百姓深受迫害与掠夺,也就能帮助蓬佩奥精准地制定出针对中共邪恶势力的对[…]

Read more

谈下昆明南大脑科医院乱收费

因为老婆有癫痫疾病, 通过网络,在网络上,找到了昆明南大脑科医院,并在医院多次督促下,我们还是问清楚看病是否可以医保,得到肯定后,就在7月14号来到了南大脑科医院,在李医生的介绍下,能够给与微创手术治疗,并告诉我们,一共费用5万5千元。但是[…]

Read more

蓬佩奥讲演稿翻译摘录

1)我们想象与中国的接触将带来友好合作的希望,创造出美好的未来,但是今天我们戴着口罩坐在这里,看着瘟疫流行感染的人数上升,因为中共没有履行对世界的承诺;阅读香港和新疆被压制的头条新闻;看到中国贸易滥用的惊人统计数据,这些滥用使美国人失去了工[…]

Read more

愛國要看是誰的國

老毛子前幾天慶祝占領海參崴160周年,中共國內吃瓜的2毛(5毛)有百多人跟著點贊,這些原本就是爲了2毛壹條信息的瓜奴,到是不關心海參崴究竟是誰的問題,更不會關心多少屯人被老毛子殺死的血案。達從鄧小平這個老屠夫“改革開放”以來,屠殺了不少大學[…]

Read more

呜呼哀哉,民阵再度损兵折将

2020年7月21日新西兰民阵和当地其他民运人士从奥克兰出发前往首都惠灵顿举行一个政治活动。不料在途中发生严重车祸,民阵新西兰分部主席习卫国先生和王乐成先生当场魂归故里,另一位余恒萌尚在重症监护中。 习卫国先生出生于中国山西,成长于河北石家[…]

Read more

中共就要就要死已不虛矣

如今中共這個邪惡勢力,在習獨裁的作踐下,已經沒有了多少元氣,國內海外,對中共的封殺,足以令其窒息。但是,在中共還沒有徹底倒下之前,具有知性的國人依然需要加大力度努力,幫助中共更快些地結束苟延殘喘的狗命。在這檔口,習近平竟然冒天下大不韪,推出[…]

Read more

山西临汾常家宅院面临被强拆 

仅以常人而言,苟活在这不公的国度里,无非就是尽可能地安逸一点,别无其它诉求,特别是对于没有过多诉求的普通老百姓而言,生活安逸一些就是最大的人生目标。这与利益集团的巧取豪夺没有直接的关系。 不论什么人,处在哪种环境,或具有什么条件,既然大家皆[…]

Read more

怎样督促独裁机制进入坟墓? 

当下世界上独裁国家已经不多,偌大的中共国尚在此列。盗国大盗习近平明明知道,独裁机制在中国再也续不下去了,可他为何还要继续大开历史倒车呢?难道他不清楚这样下去对中华民族的损害更是巨大吗?说起来,他本人煞费苦心地经营独裁大局,又不得不做一些利于[…]

Read more

不要灌水詹临:纷乱必精进

中共国乱局到了无法扭转的程度,也到了恶极无法再累积的程度,习近平尽管想继续保持现状,但艰难的岁月容不得他不精进。社会的发展表象虽然是退化,但让国人看到的是国内怨声载道的时代,民众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活路,而封墙以外的,国内百姓看不到的围堵[…]

Read more

六四谢静给河南郑州中原区公安局须水分局对簿公堂的第一役 

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须水办事处丁庄村被强拆的稀里哗啦,5年了,土地还在荒芜中,那些需要政绩的官僚们,不管村民的死活,一律强拆,制造了多起悲剧事件,其中就有谢静一家还在竭力对抗,因为,强拆丁庄村,没有任何法律文书,也没有任何合法的手续,就凭一己[…]

Read more

风⾬如晦,逆风起飞 — 中国⼈权律师团律师关于“709”⼤抓捕的五周年声明

五年前,从王宇律师夫妇被抓开始,⼀场针对⼈权捍卫者的运动式扫荡开 启,⼈权律师⾸当其冲,这⼀天也被作为“中国⼈权律师节”。⼀个劫难⽇被作为节⽇对待,这份内在的坚韧与达观,这份对苦难的⾃觉承担与消解,与⼈权律师群体的精神⽓质⾼度契合。⼈权律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