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椿:他的死的确蹊跷!

纪念贵州大学退休教授韩崇礼:
我和韩教授只见过3次面。两次在朋友家吃饭,一次是韩教授送我一本书。仅有的印象是韩教授守时诚信,不入俗。
今年的一天,忽然一曾姓朋友在微信里说,韩教授没了!我不信,因为他虽已73岁,但精神矍铄,常一个人驾车四处旅游,有时竟然连续开车十几小时。据说他是海边溺亡,我更不信!韩教授水性极好。
有朋友说他死之前发表过敏感文章,这是他的风格,韩教授说话向来直言不讳!
因此他的死的确蹊跷!
仅以此寥寥数语记念韩君教授!以不负三面之缘!
韩崇礼教授千古!

———贵州民族大学黄椿祭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