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台湾行不行——祖孙三代的台湾情结

黄晓敏:

我去台湾行不行?
中国人可以相对比较自由简捷和轻松愉悦的登陆台湾故国,从达成协议到今天的实施,来得那么快捷又是那么直接。但没有想到能够捷足先登的不是权贵就是小资,敞开的大门对我来说既还是那样的高槛,也是那么的酸楚。

我对台湾的情节是普通的中国大众肯定没有的三代心节和三代苦涩。

我爷爷从4 8年开始跟随节节败退的国民政府,由中原踏上颠沛流离的去台之路,吃尽千辛万苦还没有赶到海边,结果就被秋风扫落叶的共军缴械,成了新政权的刀下客枪下鬼。

我爸爸在“保家为国”的感召中冲过了三八线,面对密集的枪林弹雨,大多数一去不再返,继续往南奔走最后到了宝岛台湾。而我的爸爸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又和剩余的几个人冒着生死选择,坚持北归再次回到了“人民的怀抱”,回来就送到了东北教养基地。给爸爸说的是:你们还有脸回来,为什么不征战捐躯为国献身呵!让爸爸啼笑皆非也幡然醒悟的是,他的生死战友、故土老乡,也是同窗同学神采飞扬的从台湾回来,西装革履的专道去看望丧魂落魄还又贫穷寒碜的爸爸,调侃自豪的对他说:老黄,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块跑呢,凭你的聪明和能写会画到了台湾,咋样也比我混得要出色!

当我会唱《社会主义好的时候》,我认识了台湾,了解台湾的人民大多都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迫切需要我们解放台湾。在我颂唱《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时候我发奋读书,暗下决心要用身躯和热血拯救台湾。慢慢的生长我又学会《澎湖列岛》,我才知道美丽的岛国、神秘的西沙,翡翠般的镶嵌在蔚蓝色的海洋文化之中。

春风扑面走进社会,岛国情歌吹开了冬眠的心灵。岛国不再那么遥远,不再那么丑恶、邪恶和需要我们去拯救。相反邓丽君等诸多歌星那人性化的真善美说辞感动了我们,触动了我们封闭已久渴望真诚的罪恶心灵,我们开始由喋血魔鬼向有灵魂有人性的人逐渐净化。通过歌声我们知道,二二八不再冤屈,绿岛不再摇晃,美丽岛不再反动,党禁报禁已成为过去的记忆。国民党也不是那么专制腐败而臭不可闻,民进党也不是绿眼黄毛如此的没有教养多似草寇沉靡,台湾的人民更不是贫穷愚昧只知道温饱的可怜尤物。今天的台湾国富民足,敢笑敢爱也敢骂,过着即有个人心情舒畅又有物质极度繁荣的天堂般生活。

如果有幸我能够涉足台湾,我将带着黄家三代经受的苦难心路,把台湾岛作为陶冶心灵的圣殿山,不去日月潭,不去阿里山,不去繁华闹市,不去灯红酒绿,专程去二二八纪念馆敬送花篮凭吊冤魂,缅怀捍卫台湾人权和自由的原著民英烈。挤出时间去绿岛感受孤独寂寞的生活体验,品味先辈的人生苦难,净化自己仇视和排斥的政治诉求,让走过的苦难不成为报复的心理而负债难行。也应该去美丽岛编辑部,踏寻民主的摇篮是怎么走出禁锢、走出恐惧,走出政治阴影而被选民推向统领的成功经验和制胜法宝。当然也向往去那庄严的国会和总统府,亲临现场听听议会怎么议政,议员怎么做选民的代表,议院是怎么行使程序满足民主政治的各方利益制衡。总统府是那么神秘不可测吗?美国的白宫可供游人光顾,那么台湾的呢?我曾虔诚的去过南京总统府,阴森肃杀给人不寒而栗的敬畏感,那么台湾岛的呢!

两岸互动仅仅开放旅游项目那是短视的谋略,不是政治家的选择,是速食文化和蹩脚经济的权宜行为不是化敌为友不战而胜的永久策略。要想让中国人全面认识今天的台湾,那就必须开放促进全方位的全接触政策,期望有更多的中国人在台湾领略和验证现代文明社会的深层含义,构建未来政治互动的信任平台,那样的和平之旅才有非凡的永久功效。

台湾你欢迎我们去吗?中国你同意我们去吗?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