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督促独裁机制进入坟墓? 

当下世界上独裁国家已经不多,偌大的中共国尚在此列。盗国大盗习近平明明知道,独裁机制在中国再也续不下去了,可他为何还要继续大开历史倒车呢?难道他不清楚这样下去对中华民族的损害更是巨大吗?说起来,他本人煞费苦心地经营独裁大局,又不得不做一些利于民众的事,甚至更加明白,走独裁道路是在自掘坟墓,只不过利益释然促使他不敢、也不会选择放权罢了。到是继续不得不走在历史公墓的小道里而十分地无奈着,破罐破摔着。

如今的北京地面上,商户里菜刀也不能卖了,盗国贼们说是卖刀已是违法行为,更有可能,老百姓的厨房里尚有菜刀也违法。更甚者忽悠民众继续被抢被盗、或被强奸。更可恨的是受害群体即使忍受着被抢被盗被强奸不说,随时有可能被盗国贼的爪牙定成罪犯,使那些原该能安居乐业的人们再也无法安于现状了。

一些追求民主进步的社会菁英,几乎都被这样那样的罪名“罪犯”过以后,又不得不被24小时监控着,因为他们不死就会恐慌这样的群体会来一些什么手段帮助他们加速灭亡。

更甚者,不管什么正义的民间活动,只要不是中共掌控,或者是不与中共一个鼓点,哪怕是为他们自己而健康地活,也会受到这样那样的打压。例如法沦功群体,家庭教会等等。因为独裁势力很清楚,任何一个风吹草动,都有可能被他们的麻痹或懈怠而丧失了控制。民众一旦不被控制,那么,埋葬他们的日期也就不远。

最近的香港安全法终于落地,这是一步最臭的棋偏偏让习近平乐不思祸了。这个最蠢的招数更把自己推到世界文明的对立面,甚至是韬光养晦也不要了地蠢。

这样的恶象,难道大独裁者兼职盗国大盗的习近平不知道吗?不知道自己的爪牙小盗贼们每天都在祸害民众而又是明目张胆吗?其实他很清楚,甚至他更喜闻乐见这样的社会问题的越加深化——所有中共盗国贼们的猫腻就是,故意让底下的猢狲们肆无忌惮、胡作非为,以此更便宜驾驭、扰乱人们关注他们盗取国财的注意力。

然后,再用牺牲掉小喽啰的忽悠,让那些贪腐来的钱财从新回到他们的腰包里。最近的扫黑是这样,昨天的打大老虎的行动也是这样。为了他们的实际权力,他们不惜牺牲掉与他们共舞的贼,这些群魔乱舞的利益集团,聪明的如李嘉诚、潘石屹类,转移资产,移居海外,还能保证不损失,不坐牢。

那些在利益集团里捞足了吃饱了的,还不知道危险将至的蠢蛋们,说不定啥时间,成了罪犯了,财产当然被全部掠走。

而在体制里,不贪污腐败,就做不了官,更升不了级,而一旦爬上去了,不知道什么时间,就被弄死。在这方面,重庆公安局长文强、王立军以及后继两位被除掉就是例证,特别是文强所述,他不得不贪腐,不得不作恶,因为整个共产党体系,都是如此,他要是选择清廉,根本就生存不下去,而一旦爆发了事件,他又是被推出去的替罪羊。事实上,主子们一旦到了需要洗白自己,任何一个官吏就自然会把小喽啰们无情地抛出去做替死鬼,使自己的猢狲中的一小部分变成了倒霉蛋。

所以现在以扫黑为名、有了他们出卖村官、搔首弄姿的做派、并必须摆开村官们人人被过刀的招式。让那些作威作福、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猢狲(村官)们,其中有不少也成了罪犯了。至于在河南地界,山东地界,一夜之间能同时抓捕近千头猢狲,只不过是盗国贼们又欲借此扬名立万、假弄清廉地创造了旷世奇迹的替罪高潮而已。事实上中共上下、这伙盗国贼所组成的流氓集团、所产生的一系列邪恶事十分地令世人发指,还不想让老百姓闻到骚臭味,暗地里弄死,或不在“猪圈里杀猪,但没少过逮猪”的空前绝后,自己又仅能掩耳盗铃,更不敢让民众具有翻越猪圈的权利。

盗国贼的喉舌还有一个更不要脸的腔调就是人类未来希望在中共国,并说明有个美国预言家珍妮狄克逊预言了的,这故事也许有些玄理,毕竟地球上恐怖国家也很不少,美国人的反恐奏效不大,特别是现今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的骨子里,并不是积极反恐以己任,并已呈现出投机商人的狡狯。而中共这伙盗国贼本身就是人类最大的恐怖团伙,它们的存在不仅威胁着人类民主社会的基本安全,也在杀戮或蹂躏着自己的民族而不心寒手软,他们要是统治了人类,那后果真的是不可想象了,到头来,还不是使人类战乱得更多吗?人类灭亡得更快吗?

在这里,值得提醒大家的是,即使美国想干掉中共,也不可能,因为中共手里的大杀器——核武器足以震慑美国人的用武神经,更不要幻想美国在对付中共上能给国人倾力相助。那种政权对政权的期待只能使菁英们玩物丧志,不利于加大力度地使中共早日消亡。

尽管如此,有人还胡说人类希望在东方,或在中共国,这种无知的预想害人害己,但是在中共灭亡之后民主社会的到来也有可能。是说,人类世界所筹划的未来格局,绝不是独裁者肆虐下的中共国所能担负得起。中共这伙盗国贼一天不倒下,全人类和平的希望都不会到来。更是说,人类社会的文明发展,已经被中共这伙恶人阻挡着。

有谁还不知道,发达国家的人们谁不蔑视中共这伙吃里扒外的寄生虫?只有中共这个恐怖势力倒下以后,人类和平才更有希望。而中共再这样存在下来,人类就更不得安宁,也是人类不但不能进步,还有着大倒退、或大灭绝的隐患。

特别是习近平搞了个终身执政的宪法仪式,恰恰走了希特勒的老路,国际社会上的高瞻远瞩者,谁又不后怕?一个没有被群体限制的独裁者,谁知道他从不按照规则出牌的时候,会打出什么牌?当年希特勒的和平腔调又与习皇帝有什么不同?所导致的人类大灾难还不过百年呢!尽管习近平暂时不想动武,但是,人类历史的演进,许多不可能发生的事不是都发生过了?

任何时候,任何一个较知性的文明国家,对于不定性的独裁者,都不敢也不会掉以轻心,因为,他们的进步都是很自然而然、遵守人类法则的,然在窃国大盗独裁者的思想里,除了占有他人的一切几乎不具备良知外,他们的野蛮行径也只能继续杀戮与伤害着越来越多的人,其中也包括至爱亲朋。而其手下,以及他的至爱亲朋们,同时又掠夺了那么多的财富悄悄地转移国外,皆大欢喜着。而在这种形势下,他们如果不死守死防着阻挠中国历史跨进民主序列怎么可能?他们的邪恶思路内,原本就没有多少不变态的事。

更让人类惊醒的是:他们的渗透能力和资金的投入,不亚于民主国家对中共国的民主资金的投入,让世人看到,他们的邪恶势力一步步地侵蚀着西方文明,这股浊流,是扼杀世界文明的独一来源。

在中国民运圈子里,真正能给与中共重创的势力尚没有形成,而依靠台湾势力、西藏达赖势力,以及其它势力,也很不现实。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那些已经存在的势力在中共的挤压下至今依然是自顾不暇了,哪里还有精力反击呢?更不要说他们能产生出给与中共重创的决策了。

不过,这些势力,虽然没有反击中共的能力,但却具有着培植民主势力的基本责任和能力,只不过被他们疏忽了而已。他们看不到,自己不努力,共产党不会给他们发展与壮大的机会。

最近有同道呼吁民主人士上街,特别是唤醒退伍军人站出来维权,这种呼吁虽然能让更多人得到呼应,但是也不能低估中共特务机关的行为,因为中共特务的手段不同于街面警察,他们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一伙没有做人底线的穷凶极恶的种。香港的现状告诉我们,中共的特务秘密抓捕与暗杀猛士是不择手段的,他们的邪恶程度足以令这种猛士丧失生命,何止是自由?

倘若在大陆,他们更是肆无忌惮地镇压,而且公开镇压就足以摧毁国人的呼吁,令上街的同道难以应付。何况,我们的同道虽然已经不少,大多数是在流氓社会里不得地,没有什么纪律规则所能约束,缺少的智商上的具体训练,体系虽说不少,几乎都是被中共特务机关把控着,作为现有的民运大佬,已经很难引领中国民运大局,处处显得苍白无力着。

既然清楚,民主团队里,已经形成了中共势力喂养起来的才能形成气候的个别民运团队这一尴尬局面,这样的民主势力都在中共的视线里,才让世人看不到中国民主事业蓬勃发展的景象。

好在,进入民主社会阶段,已经是中共国刻不容缓的事,中共的内部,实现民主制度也已经是国人的诉求,只不过尚需要按部就班地变革,需要温水煮青蛙般的演进,才符合中共国演变的基本发展与续命的利益。

说起来,中共不是钢板一块,它仍然存在着这样那样的致命缺陷,特别是已经失去了民心、甚至让他们自己人也活在恐慌之中,让世人看到中共的独裁势力已经走到了生命尽头。特别是:众多国内大佬站出来发声这一点上,已经彰显出其已是秋后的蚂蚱,也让世上菁英已能具有了带领国人彻底地打败它的实际条件基本成熟,虽还缺少如何施展才智的能力。

很清楚,在国内,国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中共特务机关视线中,即使什么也不做,它们的特务需要立功时,也会给民主人士设立罪名,下套,或暗地帮助菁英弄点事情,让其成为罪犯。何况,它们的法律就是流氓控制着的霸王条款,没有什么公平正义,只是对付弱势民众时所使用的流氓口诀,让弱势民众成为真正的不得地、又不得不被他们继续奴役的群体。

也因为这样,才令世人思考民运团队应该如何形成自己的综合势力?怎样使更多的人能够受到民主思想的智化熏陶,使他们愿意接受理论的指导?当然,大家也都尝试过,都能具体活动,具体交流,可是真正能让大家同心同德目前还没有谁能做得到。这也是民主团队给与中共的震慑与影响非常不够的根本原因。

在国内,有些大耍小聪明,也可以依靠这样、那样形式地反击中共、找到中共的不当来进行文笔杀伐还能得到海外捐款。按道理说,这也没有什么值得非议的地方,因为他们毕竟做了一些使中共无关乎痛痒却很难堪的事,而乐意选择隐行作战的真正能公开的似乎什么也没有做,怨不得不能得到支持,而一无所事的干等,谁该支持?

一方面,国内战场很需要金主支持,另一方面,似乎又不屑于那种恩赐似的援助。更恶心那些欲用纸币来企图了解清楚需要捐助的人们的细节,堂言之弄清楚资金的用途。其实,在这里面,很有可能夹杂着中共密探便于得到第一手情报。因为引狼入室的傻蛋不适合在民主的道路上隐形行走。

例如最近,有个隐行同道在被特务机关抓捕后给与了一些支援后,再申请生活基本受援资金时,援助方所需要的该同道具体的工作事项这原本一点也不是过分要求,但基于安全,该同道还是没有说出自己具体都做了什么?尽管他做了一些那些公开抗争的根本做不了的事情,然而,在中共不倒下之前,为了不被中共特务控制,他不得不选择无声。而且有同道还警告他到了海外,更不安全,因为海外民运团队里,中共特务以及中共特务机关收买了的一些虽然不是特务也一样会做牺牲他们的大有鬼在。

这些年,有人一直在游说,想有一个属于弱势群体的民主阵营,这个民主阵营虽然也难免中共特务渗入,但不会被特务所控制。也就是说,不会因为经费的问题被中共特务机关所控制。若能做到这一点,的确需要一些符合实际的智慧和条件。

在这里,说出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海外民运团队,有不少是被中共特务暗地控制的,特务中有人就说过,想让任何一个民运团队大起来就能大起来,小下去就能小下去。无非就是注入资金多寡和雇佣的水军来左右。当然,鄙人也提到了郭文贵是否可以让他闭嘴的问题。这也不是说海外任何一个民运组织都是中共特务机关完全胃化了的,但是,只要形成团队,插入特务或者是被特务雇佣了的,已经不是新鲜事。而且,特务机关利用手里的雄厚资金,故意养大某个团队也是一种渗透策略。

更可笑的是:也更值得乐观的,他们不只是为独裁者负责,还能从中摆弄出自己的利益来。而这种利益中,往往也能推演出一些利于民主进程的事。况且,任何时候,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属正常。

原本是,中共特务机关为了向独裁者负责,他们的所作所为早已不是为了国家民族利益着想,说穿了,他们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将来负责,仅仅是满足眼前利益,而没有前瞻意识。事实上,真正能构建民主阵营,首先要选择一个能够不受中共势力干扰的地区,还要顾及当地和八方利益的战略思考,然后才利于长行。

为了国家和下一代,在思考民主进程时,就要不再与中共为假想敌,甚至是没有敌人地构建民主社会。这样才能够从中走出天地来。

眼下,东南亚地区的确有适合壮大体系,更有构建民主社会的基础,只要与当地的政府合作开发,没有不被欢迎的,只不过,不是仅仅的为了开发经济,还有构建政治势力的长远思考。所以这就需要进行一些必须的思想调整。

当然是说,在中共国境内,作为共产党这个恐怖又盗国的敌人,即使想做一点事情,并不骚扰独裁和盗国行径,也要考虑行不通,因为中共特务被中共这伙盗国贼吆喝着非常恐慌了,他们容不得丝毫外在势力的壮大,更况民主势力,绝对不允许。

目前,作为民主人士,应该有所清醒:一是弄清楚自己的力量有多大?二是知道自己有多少潜力可挖?三是能得到多少外援?四是自己有多少胜算?五是如何才有胜算?

在上个世纪中叶,共产党能打败国民党,不是起先共产党的势力强大,而是自己的能力大,加上国民党的机制僵化,共产党人突破着底线,国民党才被彻底地赶出大陆。而共产党能僵持近百年,还有欲吞下台湾的今天,由于蒋经国先生的英明,中共基本丧失了吞掉台湾政治集团的基本条件。

要说共产党能走到今天,确实杀死了不少自己的同胞,甚至到今天,也是用杀戮恐吓自己的同胞绑架着中国。他们的意思形态依然僵化在暴力控天下的愚昧惯性中,并且,私下里,还有物欲需要满足的需求。也都知道,采用任何暴力控制国家,都是不利于群体共进退的,也自然终将让施暴者被人民所抛弃。

任何时候,任何地方,真正的斗争就是具有适者生存的能力为基础的,国内众多勇士到头来却没有一块安身立命的地方,台湾、西藏也不待见,或大力支持,也没有一个安全地方坐下来谈论新课题,更没有发展的实际空间,甚至至今还停顿在被中共特务机关左右着方向。就这样着,还高喊着、大叫着解体共产党,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说穿了,群体的最基本文化素质不高,斗争经验更差,并对自己的同道也没有道德人性之底线。还往往的顽固坚持自己的观点,不能融入进化的主流,形不成真正的民主先锋队。到是不乏各自为战的勇士。更可悲的,就是不知道做什么更好?基本上是为得到外援而为之。

更重要的使命是帮助共产党这个邪恶体系早日幡然醒悟,爬回民主社会中来,让更多的邪恶者受到制裁,使真正践踏宪法的被送进监狱里去。这个使命真的很伟大,很光荣,而作为先觉者,应该率先行动起来,成为共产党指路人。让共产党的邪恶行径寿终就寝。

现在,国内的抗争者虽是一事无成,也可以说没有什么进展,但具有着民心所向,甚至拥有着所有人都需要的实际利益的砝码,可为什么就不能壮大自己呢?难道真的就被共产党的特务左右着地无所作为了吗?

在现实里,要做的,一不能依靠西方势力;二不能依靠台湾势力、西藏势力。唯独所依靠的是自己。所以最不高看的就是那些民主活动家的真正面目无非就是捞财弄色地没有羞耻。

因为,西方势力虽然强大,扶植民运势力用不了多少经费,但是,我们从历史中就能看到,凡是被境外势力扶植起来的团队,都会背叛扶植他们的势力。因为坐大了,就不会愿意继续被摆布。这也是西方势力不会大力支持的主因。

更况,美国也好,俄国也好,其它发达国家也罢,他们都不想中国崛起,成为他们的竞争对手,而中共的存在,不乏窝里斗,或自相残杀,那么中国就不可能会崛起,甚至是越加破败下去。这也是中国的竞争对手喜闻乐见的事情。

所以,发达国家能够收留从中共国逃出来的政治难民、宗教难民的基本原因,就是不希望中国人民团结一致,因为在中共国,凡是有政治诉求的、宗教诉求的,都会被中共打压,而被打压,自然会有反抗,国内就不会安定。不安定的国家,就无力骚扰外国的发展与竞争的势头。

真正为民主事业不在意个人利益的能献身的人,他不会计较自己的得失,也不会太多的对自己的同仁算计。只有那些心胸狭隘、用心丑恶的人,才会做那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或更有可能是利益为先的人他不可能是真正的民主信仰者。而且,在中共邪恶思想的毒害下,处处攻击人,处处满足肉欲的,基本都不适合做民主人士的成员。

当然,一个新社会的建立,各色各样的人都应该有,各种目的的人也不会缺乏,只要是利益在先,没有不可以的渗入,也没有形成不了的局。

然而,在选择并肩作战的同道中,首先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必要的筛选。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人找什么人都有相近的特质,在自由筛选时要注意对方的基本素质和德行修养。只有心地博大、具有智慧的人,不会因为对方不是自己一类人而远离,但是,真正没有做人底线的人,他再有能力,也要敬而远之,不能因为“能下地狱与魔鬼握手”而忘记了后果的尴尬。

例如,一个不择手段的政客,他是能获取胜算的几率大些,但这种人同样什么事情都能做得起来,能够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人,也会做一些坑兄灭弟的事。所以,不能因为成功的几率大些而不选择那些更高境界的胜算高手。鸟挑选良木而栖,人择明君而投。尽管当下的明君不再是独裁者,但这个明君也确实不再是流氓加无赖的刘邦类型的人。

从世界局势看,大家省事的中立,不会招惹流氓国家引火烧身,美国在特朗普的带领下,偏僻相反,更为时代霸气,弄出不少动静,大大影响了流氓国家的独裁者作恶。

从香港局势看,中共的魔爪已经令不少的带领港民抗争者失踪,这也是黑社会的寻常手笔,中共早就驾轻就熟。但是,也彰显了习共走到了生命尽头的回光返照了。

况且,一旦中美大战起来,中共的内部官吏都会暗地投降,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贪污受贿的证据,只要美国收集,然后放进他们的信箱,他们便会暗地里配合,更不要说,被压迫近百年的老百姓了。

而国人的光荣使命,就是让更多的人,顺手作为,帮助中共早日进入坟墓。                           

作者 詹临 30-06-2020

责任编辑 马永涛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