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临汾常家宅院面临被强拆 

仅以常人而言,苟活在这不公的国度里,无非就是尽可能地安逸一点,别无其它诉求,特别是对于没有过多诉求的普通老百姓而言,生活安逸一些就是最大的人生目标。这与利益集团的巧取豪夺没有直接的关系。

不论什么人,处在哪种环境,或具有什么条件,既然大家皆在一个国度里,人与人之间,只要相安无事也就更加美好了。但是,达从共产党统治中国近百年以来,中国民众包括众多官吏基本上就没有多少人安逸过。这到不是老百姓愿意折腾,或则是不满于现状。事实上,真正喜欢折腾的无非就是共产党内部的、没有做人底线的流氓分子以及被利用的瘪三地痞们。

在国人的视角中,在中共党魁纵容下,其手下所造的孽已经很是罄竹难书了,而到了习近平这个朝代,不仅不有所收敛,大家相互之间,更到了剑拔弩张的程度。也就是说,所最悲哀的是:自相残杀不仅更没有锐减,反而更加扩张。因为,习近平想得到民心,想让共产党的独裁政权继续存活下来,他不得不从内部进行搏杀。

而作为中国人众中的社会精英,由于见到的共产党人都是些愚昧无知、充满着杀戮、掠夺、践踏国人最基本人权的行为者,便自然而然地产生出了清理垃圾人的正常举止。何况,不但仅靠共产党人自己不能及时克服与遏制,其自相残杀的现状,国情迫切需要的能有更多的人万众一心地才能加以铲除,也就更产生了社会精英自然走向共产党邪恶阵营的对立面。尤其是深受共产党丛林规则迫害的人们,越加渴望改变眼下状态。

往往是,用心良苦的精英们,正是被受到打压与迫害的群体。而一个野蛮成灾的国家里,总是让贪婪成性、不受约束的坏类所控制,这怎么能让人民群体安居乐业与兴旺发达呢?事实就是这样。特别是,最近的抓捕行动,让胜似锦衣卫的们很忙,而受害的不仅仅是官吏群体,还有那些长年在网络呼吁与谩骂的人们。

在山西临汾市政府的斜对面,有个从清朝传下来的常家大院,常家人辛辛苦苦,已经建成为几十家店铺,可是,有些别有用心的土匪官吏企图强占过去,而且,常家人在屡年的血腥抗争中,房舍拥有者之一、山西著名的民权人士常珈瑄就曾经被黑恶机关雇佣的流氓打手打断了四根肋骨;耆耆老者遭受常年的惊吓不得不长年住在医院里;家里的女人们在大街上、光天化日之下,被殴打和扯掉衣服,半裸着受辱;常家人几乎都被逼疯,患上了很难治愈的忧郁症,不得不依靠药物维持……

常家人,如那惊弓之鸟,时刻准备着为保卫家园做出最后一搏。

常家被逼20多年,而在别有用心者企图利用法律掠夺失败的状况下,常家还是赢了官司,因为这块2000余平方的土地压根就是常家的老宅居地。不过,临汾市的一届届的流氓土匪官吏虽然不是大多数,却仍不甘心,他们要用手里的权力掠夺,毫无道理的让常家失去产业,从中获益。并多次雇佣黑恶势力前来放火扔汽油瓶,并把铲车掀露房顶使片瓦秫秫掉落常家孩子身边地来强加威胁,只因常家女人视死如归地任由他们作恶,才令黑社会成员不得不犯罪中止。最后并良心发现地告诉常家人,不会再来为虎作伥。

临汾市的历届官吏、他们这样公然作恶,已经不是一家,表面上他们的理由就是清理“非法建筑”,骨子里就是借上边政策掠夺人家的私有财产,真是野蛮至极。可是常家的老房子在市区内,不可能不与时俱进、翻修改建吧?即使这样,常家人还是很想遵守共产党的丛林法则,屡次到相关部门办理宅基地改建手续,但被坏人掌控的黑衙门总是推诿,不给办理合法改建手续,其主要目的就是配合一些黑恶势力欲实现空手套白狼的目标。这种行为与土匪又有什么区别呢?

接触一些临汾当地人,也知道了,这里的执法局与全国各地的执法局一样,强拆不是一年两年了,他们雇佣市面闲杂人员,一来就是几百号人,如狼似虎,把极力反抗的业主入室绑架后,用胶带封住人家的嘴巴,然后塞到轿车里,开到山旁湖野,扔到水沟里后便扬长而去。同时这边就是一通乱铲,使人家的所有物业归零,并不给任何补偿。这种野蛮行径极大恶极,最不得民心。

倘若没有黑衙门指使,他们敢吗?尽管中共高层已经有了不准强拆的命令,但是下面的喽啰们才不管那些,他们有自己的法,即使法院的判决,也会置之不理。用临汾执法局执法大队大队长范戈的话讲“我们有法,法院的法不算”。原本,法院的判决可以是作为合法准则的标准,但在临汾市各层官吏的眼中,它不过就是个忽悠百姓的摆设。

目前常家市值近亿的物产,按照这伙流氓的要求,就是全部铲除,不给任何说法,倒是不怕逼迫常珈瑄以及家人给他们一个说法;更不管人家住到哪里去,一点补偿也不会给。要是在过去,即使拆除也要给人家个说法,而临汾市没有说法,只有流氓当道,大行流氓之事。使得85岁的老人经受不住惊吓至今还在医院里,而且,执法局每天的骚扰使她的儿女们不能安居乐业,必须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家人们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折磨,党在哪里?为什么临汾市官吏敢如此嚣张?

社会要进步,人民更需要安居乐业,中共政府富裕的早就成了地球上第二大经济体了,又满世界地撒钱,人民也该分一杯羹了暂且不说,起码私人财产能受到保护这一要求也不算过分吧?

作者 詹临

责任编辑 马永涛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