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为什么不能产生质的变化?

能实现一个大的政治目标,对于生活在独裁国度里的各式各样的人们而言,原本就是十分艰难的事情,中共政体传承的依然是独裁,加上独裁者的思维也是从自己的利害起始,其自谋私利已经是惯性思维、也已顽固不化了,国人要想从根本上加以变更,的确不是件容易事,特别是在极为暴力政权的恐吓下,更难。让我们无不感叹民主事业产生质的变化实在是难上加难。

但是,也应该清楚,任何土匪营垒再坚固,一旦被愤怒的群体包围,或远离,没有一个不被攻克的道理,尽管中共邪恶政权已经自己把自己弄到土匪行里去了,但我们也要看到它的欺骗加胡萝卜的实际功效确实影响了众多人的视野。再者,它这个独裁暴虐营垒之所以未被攻克,那是因为它把对立的势力基本都消灭在萌芽之中了,让众人看到的情景是造反一点胜算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它太清楚,一旦任何一股势力坐大,它被推翻已不是什么玄妙的事。

而且,过去中共谩骂汪伪政权是汉奸政权,无外乎是提着裤子骂光身的狡黠。汪伪政权无非就是直接与日本人光明正大地结盟,而中共鸟人整天高叫着“爱国”,可他们的亲人以及他们所豢养的官吏,一旦感觉不妙,就哑悄悄地移民了,并带走了不菲资产,如袁木,高严,姜春云,等等,哪个不是中共高官?还有影视圈里的,央视里的,就连著名的主持人,哪个不是暗藏绿卡,在国内淘金,随时溜之乎也?并夹带着金银珠宝以及变着法术掠夺的民脂民膏,这些民脂民膏基本都是合法盗取的民脂民膏。所以骂汪伪政权是卖国贼,不如说中共这个政权中的“共产党人”实际就是卖国贼。

作为没有国家权力的各个阶层的民主人士,由于尚在脚踏实地的缺乏战略思考的人,才在意思形态上过于纠结,忽略了如何改变却一门子启蒙或是鸟还没有打下来就想着如何烹蒸,至于世面上的“烹蒸技术”早就炉火纯青了,他还在那里研究公式,岂不是愚昧透顶?眼下,国人都知道了谁是汉奸卖国贼,也知道了他们为什么也被打翻在地了,更急需得到救助和自强不息了,并渴望有个势力带领他们为打败独裁者、清除卖国贼汉奸印证一下所具有的能力了。然而,那些所谓能够进行全局思考的同道大腕们,基本不是在高瞻远瞩的位置上策划全局,如徐文力老先生,作为一个民主党主席,他的文论套路仿佛是大政治家的全面灌水,就连我的信箱里,除了老顽童的文稿就是老顽童的文稿,只好当作垃圾来删除。至于他应该关注的哪里是什么未来如何建立民主制度,而是当下如何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目标?再说了,西方的民主制度落有修改,就基本可在国内推行,费那么大的力气,做那些并没有新意的事,累不累呀?就连这样的在野的党主席都不务正业,何况更多的文论大佬?也就自然形成了没有什么势力和什么领袖与中共抗衡又能早日形成巨大的民主势力的悲剧。

鄙人向来就不赞成好高骛远的事,与一些国内同道早已认识到脚踏实地地做一些确实可行的事业不是不可行。一方面,国内需要民主人士坚忍不拔地斗争,另一方面,外围的包围极为重要。特别是,要清楚,真枪明刀的时代已经过时,所该对付的就是给予更多的民主人士实际利益,让他们从内外结合起来。当然,明目张胆地对抗,中共特务就易破坏了。所以鄙人很不赞同公开的试行一些民主政略。特别需要的是拥有自己势力的政略必须保密化。

也是说,民主势力之所以兴盛不起来,其根本原因不是没有人,而是保密措施不够,瞒天过海的手段基本不行。只要利用好现实具备的条件,合情合理地构建自己的营垒,不是不能。而是很有必要去尝试着做。让民主心态的群体逐渐走向集团化,而不是今天一盘散沙地无有大成。

还让我们看到,依靠国际力量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拥有自己的势力,这种势力不是直接与共匪较量的各种有形势力,而是建立能被民主人士利用的、或能养育更多的民主人士的经济阵营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程度了——一旦经济阵营壮大起来,那么民主阵营也不难壮大了,然后再由这种人去国内奋斗或再与任何邪恶势力较量,还会这么尴尬地一无所获吗?

关键就在于,民主阵营没有什么人才崭露头角,到是有些同道把推翻中共当作职业而无法找到可以依赖的民运领袖,这是最悲哀的现象,也是中共中的流氓不被铲除的主要因素之一。如果能形成一个更强势的民主阵营,那么中共政权的被邪恶执政还能维持下去吗?关键就在于民主阵营扩大的问题必须得到解决才能形成巨大的反独裁统治的民主阵营。

一谈到这里,大家都为资金发愁,是这样,只要有资金,用对了地方,那么,民主阵营就有着落。可悲的是,国内许多所谓的民主人士,故弄玄虚,即使什么也做不了,也会忽悠着让别人给予捐助,而且,有些以坐牢为代价,能换回很多的资金去个人消费,甚至是理所当然地不知羞耻。让我们看到,一些人走进民主阵团,不是为了什么民主事业,而是为了贪图个人利益。

本人过去就没有在这方面的奢求,总不喜欢在资金上为个人捞到一些钱,但是,通过结识了一些同道朋友以后,这方面就改变了,有很多国内国外的朋友在我坐牢的时候给予援助,非常感谢。但是,反转又想到的是,为什么非要等到同道朋友坐牢了以后才得到援助?怎么不可以让更多的同道不坐牢还能为我们的民主事业增砖添瓦?

在邪恶势力的打压下,这样不行,那样不行,究竟什么行呢?而真正能形成强大的民主阵营,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更不是文论愤青所能理解的,应该是那些坚定理念,具有的信仰所能圆融其自身的大觉者才是引导民族群体走向正确的道路,带领中华民族在对付独裁者上,出现奇迹的变化。

想到这里,让鄙人感觉到的,虽然没有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事,却有任何人也还想得到的事,更何况,只要方法得当,就没有做不大的道理。对我们而言,也只有形成自己的民主势力,方能产生质的变化。

我们看到,独裁者并不害怕我们来至民间的、又是自发的小打小闹的斗争,国内同道,也只能星星点点的弄出一些动静,而中共最害怕的是能簇拥起来的民主大潮。这种大潮,才是埋葬独家王朝的实际力量。

回过头来,看看中共在不停地“杀猪”,那些有了些资产钱财的人,由于与中共不是一伙的,还傻在国内捞取钱财,不及时逃离海外,就随时有可能被杀掉,原因不是中共仅仅地掠夺钱财,而是为了维系邪恶的政权一点一点地平掉异类山头,好让来至民间的力量被扼杀在萌芽中。他们清楚,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即使想造反,也没有势力去做,而那些总是喜欢折腾,又在折腾中得到好处的人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会对他们进行一番杀伐。

因为,实现国家民主,不是少数人的愿望,而是各种利益博取者的愿望,而能在国内获取任何利益的人,不是体制里的,就很难很难。因为一切资源都被中共霸住了。换句话说,不是体制里的人,不吃肉也就罢了,但喝口汤总可以吧?可是,这个汤也不是能什么人就可以喝的。还取决于中共的肠胃与喜好。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进行反思,我们所利用的力量应该是国内有点能力的人,这种人一旦都有了造反能获取更多胜算的条件,那才是中共独裁者的噩梦。而我们在没有明确的利益分享前,是调动不起来这类人的积极性的。让我们看到的是一些穷困潦倒的低层群体中的有点个性的人做一些挣扎而已。

而民主事业,需要各色各样的人共同奔向一个目标,不仅仅是哪一类人就能完成的。需要的是各种力量能够汇集与躁动起来,为我所用。而且是,作为低层群体,所具备的能力无非就是制造更多的响声,让身在高层的投机者看到的是时候了地演化,中国的民主事业就必然兴盛起来了。

当前好在,台湾和西藏流亡政府的存在,足以被我所使用,关键就看我们如何运用而已。我们的到来,不是赤裸裸地争利,而是与他们一旦做一些共同有利的事情,因为,都能得到奇迹般的发展,就自然而然的抱团取暖了。这样的做法,才能逐渐得到他们的信任与青睐。

作者 詹临

责任编辑 马记涛

                          2019年6月13日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