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聚会被定罪“煽颠” “12.26”案丁家喜被批捕

中国人权律师丁家喜的妻子称丈夫被当局以煽颠罪拘押在边远山区
www.voachinese.com 作于 2020年06月25日
人权律师丁家喜的家人6月23日证实,中国山东临沂警方已正式逮捕丁家喜,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并将其拘押在边远山区。他的妻子正在为丈夫寻求法律援助。有关律师表示,当局处理公民运动人士的方式“小题大做”。山东警方是6月19日逮捕丁家喜的,通知书随后送交给了丁家喜的姐姐丁家兰。
丁家喜其人
丁家喜,1967年8月生,湖北省宜昌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改行当了商业律师,是中国新公民运动主要活动人士之一。2013年被当局以“非法集会罪”拘留,罪名后转为“寻衅滋事”,“聚众扰乱社会秩序”。2014年他因要求政府官员公开财产获罪,服刑3年半。
2019年12月26日,丁家喜在北京被山东警方非法抓捕后失联,直到2020年6月19日被正式逮捕。其律师年初获知丁家喜被抓罪名是涉嫌“煽颠罪”,并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予会见”。
拘押偏远山区
警方逮捕通知书显示,丁家喜已被转到位于鲁东南山区与苏北交界的临沭县青云看守所。地图显示,临沭县百公里内只有两个机场:连云港市的白塔埠机场和临沂机场,大型民航机场则位于几百公里外的徐州。
面对偏远的拘押地,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当局)把这个看守所定在临沭县青云镇看守所,我到现在还没有在地图上找到它。这是明摆着要给律师会见家喜制造不必要的障碍,因为这个地方交通极不便利。律师一般都非常忙碌,说实在的,这样一下子难住了很多律师,用心险恶。可以看出,当局很不愿意让人会见家喜。”
罗胜春说,疫情也给请律师增加变数,目前律师外出往往还要接受核酸检查。另外,她很担心丁家喜指定居住期间是否遭受酷刑,因为她寄出的11封信件没有一封送达本人,因此需要尽快安排律师去前往会见,而当局偏偏安排的拘押地如此偏僻。罗胜春说,丁家喜的案子和山东临沭县“没有半毛钱关系!”。
公民社会事件
维权网报道,丁家喜被控煽颠罪与去年底20多名维权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在厦门的一次聚会有关。许志永、丁家喜等新公民运动成员聚会讨论中国公民社会的建设、以及时事政治和国际形势等问题。12月26日,丁家喜、张忠顺等4人被捕,其他人有的逃亡,其中有许志永。这就是所谓“12.26”案。
罗胜春对美国之音说,收到这个通知书肯定表明,当局又在给丁家喜强加罪名,非常让人气愤。厦门聚会与中国公民社会建设毫不冲突。
据她介绍,丁家喜和他的这些朋友的聚会,首先是一个很松散的聚会,就是朋友间的一次见面,当局抓住这个事件只是赤裸裸的一个借口,目的是想把丁家喜和许志永等人关起来。
罗胜春说:“这次会议就是公民之间的一个信息分享,分享当前国际形势,当前国内形势,大家都是你有你的观点,我有我的观点,作为一个公民,我们能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家喜和许志永他们从来没有要推翻政权,向来倡导的就是公民社会建设,让大家做一个符合宪法规定的各项权利的堂堂正正的公民,所做的一切都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各项法律所规定的权利,和中国的法制建设完全一致。”
厦门聚会效应
维权网说,这次厦门聚会是中共继2015年709抓捕案后,对丁家喜、许志永等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再下的一次重手,引发国际社会关注。
“中国公民运动”报道,联合国的独立专家5月曾联名发出致中共的一封质询信,称丁家喜等参加的那次厦门公民聚会遭打压,是中国异议人士被广泛打压的事件之一,中共将传唤、逮捕和强迫失踪,变成了对捍卫人权者的恐吓模式。
罗胜春等人今年1月在华盛顿会见了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美方官员对被羁押人的遭遇表示关切。
“12.26”案后,许志永逃亡期间发表“劝退书”,严厉批评习近平对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以及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危机处理无能,并直言“习近平先生,您让位吧”。
蝴蝶的“底层情怀”
刘建军是厦门聚会参与者张忠顺的律师,谈到因厦门聚会受到牵连者的命运时,他对美国之音说,张忠顺目前“取保候审”,已经回家,但是被告知不得接受媒体采访。丁家喜,许志永、张忠顺这些人“非常勤奋”,而非为了个人私利,否则他们“赚个几百万都是很简单的事”,他们有一种“关心底层老百姓的情怀”。
丁家喜在一次法庭上做了题为“我要做一只蝴蝶”的最后陈述,他说,为了推动官员财产公示,他们发了十万传单,制作了一百多横幅,两次上街,七千多个签名。不过,中国有官员财产公示概念的人不到一百万人,13亿人的千分之一都不到。
丁家喜说:“我的行动微不足道,我也不后悔,这是良心告知我应该做的事。我要做一个有态度、有声音的中国公民。我要做一只蝴蝶。蝴蝶不停扇动翅膀,一定会引发社会变革的飓风”。
拼业绩或“小题大做”
谈到丁家喜等公民运动人士以及厦门聚会事件,刘建军表示,不知道他们被捕的真正原因,对情况了解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和丁家喜、许志永等都算是熟人,感觉这些人的境界都是挺高的,无论做人,还是做一个公民,他们一直希望中国共产党能够放弃独裁,允许老百姓参加国家的建设,推动宪政嘛。如果只是因为参加过(厦门)聚会,主张国家和平转型,走民主宪政,给老百姓一定民主权利,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他们没有见不得人的野心,即便有雄心,争取选票,也是光明正大的。”
刘建军说:“我感觉,中国的公检法有时候,也不是出于政绩的需要,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们现实中小题大做是经常的。我觉得,只要有关人士不是组织暴力运动,仅仅是发发言,批评批评政府,批评一下国家领导人,都应该容忍,当局应该容忍一下。”

(图片)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