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华会侦破过程还原(推理)

2018年我两次前往香港,用香港不需要实名的一次性电话卡注册了好几个谷歌邮箱。给博讯供稿时我会把存储标语文档内容的文件夹上传之其中一个谷歌邮箱的网盘,然后我是把邮箱与密码发给博讯方面,让博讯方面自己登录谷歌邮箱去网盘下载,只要博讯下载了内容我就会再次登录这个谷歌邮箱对网盘里的内容进行删除,之后这个谷歌邮箱就彻底放弃不再使用。

到被抓获时我应该是给博讯提供了四次稿件,使用了3个不同的谷歌邮箱。我给博讯方面供稿提供了一个我的化名,这个化名只有我与博讯方面能看到我稿件的人知道。

2018年6月5日我从福建的泰宁到达南昌,入住在曾国凡租住的一处民房里。这处民房装有wifi,我就用这个wifi当天晚上翻墙查了一下国外的新闻,发现兴华会的标语事件影响已经很大了。6日下午的时候我再次登录这个wifi正在翻墙,突然发现外面有人在与房东他们家的人说话,在问一些关于上网的事情,我知道事情坏了,果然,我正在下线打算把电脑藏起来的时候突然有人踹门而入,进来了四五个人,之后我被控制。有人第一时间找到了我的包,拿出了我的单反相机,打开看了一下发现没有关于标语的照片,又有人在屋内翻了一圈后问我标语的字模在哪儿,我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回答说是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的警察。在没有发现其它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下他们把我移交给了南昌市局的四个人,然后市局的人把我带到了市刑侦支队,下车的时候有很多人在那里等着看我,之后我被带到了审讯室。

审讯的时候我有问其中一个警察是哪个部门的,他说是便衣支队的,说这个案子是国保支队主办,便衣支队、刑侦支队、网监支队协助。

当晚审讯的时候有个领导拿着手机给我看兴华会标语的照片,问我知道什么不,还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赵北的人,我就知道我提供给博讯方面的所有资讯已经被掌握,同时我也知道他们对我的情况是一无所知。

整个6号的晚上与7号的凌晨,他们都在对我的U盘、单反相机的内存卡、电脑硬盘进行数据恢复。因为刚刚从泰宁过来,纪念6.4的横幅是在泰宁搞的,相机拍照后只进行了简单的删除处理,还没来得及进行数据覆盖,所以当晚就被数据恢复了几张图片,我知道事情坏了,24小时被释放的可能性已经为零了。

最后是相机内存卡恢复了几张图片,电脑硬盘恢复了几十张图片,相机我拍了几百张图片只恢复了几张,电脑处理了至少五百张以上的图片只恢复了几十张,主要是相机内存卡大意了,也是没有资金,电脑本来应该一到三个月就要一换的,因为处理的信息太危险了。

事后综合所有的案情来看,我应该是电脑的唯一识别码被锁定而破的案!天网工程摄像头拍到我而破案的可能性很低,因为大部分标语都是拍摄后三到六个月才发布的,天网的数据保存不了这么久,数据已经覆盖了,事后的审讯一直到法庭判决,也没有这方面的任何证据。整个案子主要是靠我的口供定罪,谷歌邮箱不能证明是我拥有,作案线路无法还原,关键是搞标语的时间确认不了,没有目击者,也没有摄像头拍到。

电脑被锁定定位,是因为发布渠道出了问题,博讯的编辑里面肯定有政府的线人,不然我的化名不可能会被国内的警察知道,这个化名说明了一切真相。我用了几个谷歌邮箱,也是为了防范这方面的事情,没想到最后还是出事了。因为我是把谷歌邮箱用户名与密码发给博讯,让博讯去邮箱网盘提取内容,这样线人很容易就能够把它提供给国内方面,进而通过技术手段查出我注册谷歌邮箱时所用电脑的情况,我所用电脑几乎就没变过,我只是经常盗用wifi上网,本来前几天的时候,我已经买了一台查不到任何来源的二手电脑,还没来得及换过来就出事了,政府为这个案件动用的技术力量太强大了,一个专案组都动用了将近两百来人,还有其它地方的警力,很吓人。

综合兴华会事件的所有情况来看,失败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无处不在的政府线人,另一个是资金的缺乏,干实事方方面面的支出是很大的。我现在都还欠银行信用卡五六万的债务,出狱后已经变成信用高危险用户了,暂时也还不上,真的希望有人能组织一次募捐,刚出狱压力太大。
王一飞

责任编辑 马永涛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