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律师南京路上“挂牌讨饭”

上海律师彭永和6月18号在上海南京东路附近“挂牌讨饭”,以行为艺术的方式抗议当局对人权律师的打压。评论认为,中共通过镇压人权律师,剥夺了辩护权,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已经不再只是法律问题。 上海律师彭永和:“大家好,我是上海律师朋友彭永和,我的讨饭生涯开始了。我3年没有收入,我的律师证还在,但是我找不到律师事务所。我一找律师事务所,他们就说我有政治倾向问题。所以在我的律师证被‘干掉’之前,除了转行,剩下的只能讨饭。” 上海律师彭永和6月18号在上海南京东路附近“挂牌讨饭”,大约10分钟后,就被南京东路步行街管理处的人员拦下,之后被传唤到派出所,遭到口头训诫和威胁。 彭永和:“到南京东路步行街派出所大概在11点半之后的样子,到了晚上的8点30几分把我放出来。把我放出来之前做了一个笔录,也就是说我‘扰乱公共秩序’。我跟他说,第一我的行为没有违法,如果按照你的逻辑,那全天下这么多讨饭的,那不个个都在扰乱公共秩序?” 彭永和律师因起诉上海律协账务不清,屡遭司法局打压和刁难,无法工作。他曾在杭州临安办理过法轮功案件,也曾公开发文披露上海律协强制律师入会,禁止律师代理法轮功等敏感案件。2017年,彭永和公开呼吁改善律师执业环境,维护公民人身自由,遭到公安恐吓。2018年,彭永和以跳黄浦江的方式,抗议上海司法局非法控制律协,限制他的执业权。2019年,彭永和为江苏淮安异见人士王默提供法律援助,遭到不明人士殴打,但淮安警方却不受理他的控告。 前大陆资深非政府组织人士 杨占青:“这几年,特别是709事件以来,敢说话的,有个性的,不配合政府或者司法部门的律师就被打击报复,很多边缘人群就很难得到法律帮助,所以导致这几年人权的状况是越来越糟,本来就非常狭小的法治空间被挤压更小了。” 旅美中国人权律师 陈建刚:“现在基本上是把全国原来活跃的人权律师,能吊照的都给吊照,还有一部分正走在吊照的路上,彭永和就算是其中之一。所以我们可以想像,如果这个政权继续这样,再有几年以后,人权律师没有了。” 旅美中国人权律师陈建刚认为,中共当局实质上是想废除刑事辩护制度,现在已经剥夺了辩护权。一方面体现在被抓的当事人和家属都不能委托律师,必须接受当局指派的律师。另一方面体现在对人权律师全方位的镇压。 陈建刚:“现在来看可以说实质上已经没了,剥夺了辩护权利。当然这种现象更主要是集中在敏感案件,政治案件这方面,但是作为一个人的社会,一个原则是,如果公权力造成的不公不义得不到纠正,那么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就如同发生在所有人身上一样,因为这个权力它具有扩张性。” 陈建刚律师表示,当局的这种做法给中国带来的已经不再是法律问题,而是政治的问题。 陈建刚:“没有了辩护权利,那么中国这个社会就像当年毛泽东时代一个样。也就是生杀与夺完全由共产党一句话,作为一个人你没有分辩的权利,你只能是被动的被镇压,被压迫。所以我认为这完全不再是一个法律问题,这是政治问题。” 彭永和律师“挂牌讨饭”的视频在网络被广泛传播,之后遭到删除,他的手机也被封锁,记者19号通过其他方式采访到他。 彭永和:“我一直很感慨说,既然在上海这边你不让我执业,然后讨饭的这种选择权你也不允许我去行使,那你们到底要我怎么样呢?政府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说,政府能够愉快的管理民众吗?而不是说给予民众一个更自由,更能够安心的,有尊严的去生活的权利吗?” 彭永和律师表示,虽然作为律师他无法正常工作,但他不愿意转行,目前也不打算离开上海。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0日讯】 采访/陈汉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