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联袂宣战 “庚子之变”重演

深挖洞广积粮……
江南樵夫 2020-04-28
基辛格:要起风了,请帮我关好窗户……
经过不到一个月的发酵,美国参众两院各政治势力、美国政府以及美国民众针对ZG的态度已高度统一。
随着各种调查的深入,一系列真相的不断涌出以及ZG 一再展示出来的无良品德,各种民意测验中美国人对ZG 人的负面情绪陡然增加。
不久前众议院三位代表不同政治势力的重量级人物一致提案惩罚ZG,这说明在对ZG 的态度方面共和党与民主党已经没有分歧 。
特别应该注意的是这三位炮轰ZG的重量级议员其中有一位是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众议员。他提出了六条包括终止谈判、改变美国对香港政策在内旨在与ZG 彻底脱钩的制裁方案。(敏感问题,不一一列出)
一向因为经济考量对ZG 持绥靖态度的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也在回答媒体有关川普会不会因为疫情给美国造成惨重损失而对ZG 实施惩罚的问题时表示:总统会有办法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而美国政府,继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远赴俄罗斯索契会晤俄罗斯总统普京,普京表示将全面恢复美俄关系之后,美国总统川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周六(4月25日)发表了一份罕见的两国联合声明,以纪念1945年二战期间美军和苏军在德国易北河(Elbe River)桥上汇合75周年,并以此作为两国合作的典范,来加强经后共同打击新法西斯主义势力的合作。
这是一个战略层面的危险信号。它标志着美国未来战争的外部障碍已经通过外交手段清除。如果发生战争,川普唯一担心的一个核大国现在已经明确表态站在了美国一边……
而特朗普的重要幕僚——白宫对外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前天更是公开宣称ZG 已经对美国开战!
纳瓦罗这一判断应该至少是基于国际科学界一些重量级科学家最近纷纷表态,指正新冠病毒的确来源于武汉P4病毒研究所的的基础之上的。纳瓦罗的意思我理解还应该是在暗示美国已经有确凿证据确定新冠病毒是ZG 人工合成并可能人为投放的,所以美国实际上已经遭遇生物攻击。
如果这一点能被美国情报部门和美国国会进行的各种独立调查所确证,那么ZG 就实际上对全世界发动了生物战争。
这也许正是为什么最近普京和特朗普要捐弃两国前嫌发表罕见联合声明的原因。俄罗斯的疫情现在也已经开始恶化,甚至军队也近乎遭遇生化攻击般的正在蔓延瘟疫。
一百年前慈溪太后向全世界十几个国家同时宣战就已经够荒唐的了,而今天如果发生战争,那么ZG 将要面对的敌人可能多达七八十个。

附旧文:
虎虎虎:二十一世纪的珍珠港事件……
江南樵夫 2020-04-26
前言:以中国WH为起点的新冠肺炎全世界爆发可能正演变成一场二十一世纪的珍珠港事件……
在中美关系问题上,两国建交以来,尤其是最近几十年来美国政坛一直就存在鹰派和鸽派之争。这种被观察家们视为左右之争衍生物的鹰、鸽之争,在特朗普三年前登上美国总统宝座之后更是变得白热化了。
在新冠肺炎爆发之前,美国的鹰派是以特朗普、蓬佩奥、纳瓦罗为首的。
而鸽派则是以基辛格、拜登、希拉里、奥巴马为首。
但新冠肺炎爆发以来,尤其是在已经有五六十万美国人被感染,死亡人数远超当年日本偷袭珍珠港时美国人死亡人数的十几倍且还在节节攀升之后,美国政坛旷日持久的左右政见分歧,一下子被统一到了一个认定ZG必须为瘟疫在全球爆发承担责任的高度一致的立场上来。就连当前即将到来的如火如荼的美国大选,各方彼此攻击的焦点也瞬间集中到抗疫和对瘟疫肇事者调查、应对措施的失误和不利上来了。
如果美国国会正式展开的有关“病毒起源”、“ZG与WHO的关系”、以及“病毒是否被故意释放”等……的调查,最终证实川普政府之前的一切判断与指控都有足够的证据作支撑,那么本来态度各异,狐疑不决的整个美国,所有政治派别和社会各界,都会高度统一到鹰派立场上来。就像当年珍珠港事件之前,罗斯福高瞻远瞩想要介入二次大战正苦于无法突破国内严重孤立主义情绪的束缚而不能如愿,日本一偷袭珍珠港,整个美国就都一致支持政府参战一样。
随着美国国会调查结果的越来越深入和结论的越来越逼近真相,这次肺炎事件,正极有可能激发出所有美国人的正义感和爱国情怀,从而演变成二十一世纪一场新的珍珠港事件。
可以预见,就在不久的将来,特朗普极有可能率领美国和整个文明世界发动一场跨越太平洋两岸,复仇与拯救的正义战争。
下文首发于四月十一日,缕发缕删。慧眼仁心,虽观宇内宙外,如掌中观纹,然人轻言微,不能挽狂澜于即倒,又不忍生灵涂炭,故心急如焚,聊吹一哨。十几天来的时局发展又越来越逼近预判。几天前美军在一系列政、军动作之后又宣布把在关岛部署了十六年的五架B52轰炸机撤回国内以规避战时状态来自ZG“关岛杀手”DF26的攻击威胁。
太平洋此岸的中国人,也许现在就该是未雨绸缪的时候了……


请悄悄留下这一哨声:别再误判,更严重的事件可能即将发生!
江南樵夫 2020-04-11

网友:有个朋友的父母因为争论病毒是不是美国阴谋闹离婚了。
这是一场大规模的撕裂,史无前例,波及夫妻、父母、子女、同学、同事、闺蜜、哥们、师生、战友、邻居、上下级、合作伙伴。
这种撕裂导致大面积的线上拉黑退群,线下割席断交。
如何避免这种大规模的撕裂……
樵夫:很快就无须争论了。美日已按《日美安保条约》的规定同步从中国有序撤资、撤侨。熟睡中的ZG政客、时评家和十几亿浑浑噩噩猪油蒙心的中国百姓还没有人意识到这已经不是疫后日子怎么过的经济问题,而是比经济问题更严重的战争问题了。
美日的协同举动只有在战时状态才会如此默契,也只有明确知道已经处于明显被攻击的战争状态时才会采取协调一致的撤资、撤侨,准备打仗的战略措施。
病毒究竟起源于哪里,今天全世界恐怕只有十几亿中国人还蒙在鼓里,而很有可能即将发生的战争,会很快彻底打破中国人的这一迷局。
三年前在中美第一次贸易谈判时我就警告过,ZG误判了特朗普发动中美贸易战的初心,如果始终执迷不悟,一意孤行,ZG就会输得底裤也不剩。
事实证明,一路走来果然溃不成军。
去年最后一次贸易谈判的前夜,我又撰文再次警告说:中美仍然不可能达成任何有实际意义的贸易协定。因为中美仍然不在一个频道上,一个下死手玩,一个似乎在搏命享受被玩的乐趣。一意孤行,自以为是,ZG三年来根本就仍然还没搞清美国的状况。
果不其然,川普训令美方代表可以把谈判分阶段进行,这次只与中共先签一个购买美国2500亿美元商品的阶段性协议。
而就算是这样一个在川普看来已经够妥协了的阶段性协议,ZG方也是出尔反尔一再反悔。实际上在内部自己折腾外部川普打压的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中ZG已精疲力尽、力不从心,根本履行不了任何协议义务。这是三年来一再误判形势,资源耗尽之后最终走到墙角负隅顽抗的必然姿势。
三年来乃至上溯至八年来的挥霍与折腾,再加上美国贸易战的步步紧逼,ZG已山穷水尽,根本无力兑现任何条约。实际上这正是美方一开始就想要达成的结果,也可以说这才是一直被ZG误判了的美国初心。如果不是赶上美国大选,特朗普就连这个阶段性协议也不会要,直接就可能开始收割了。
在这山穷水尽的最后关头,也许ZG终于看清了中美贸易战的实质,就是摧毁ZG赖以生存的经济资本,迫使其改弦易辙,解除文明世界来自邪恶势力的安全隐忧这一残酷事实。但后来发生的一切却证明,ZG撞了南墙却并没有打算回头。
于是新冠肺炎就在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的P4实验室所在地附近爆发了。越来越多被澄清的证据表明这个瘟疫最迟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之前就已经爆发了,但只到一月二十三日才宣布封锁武汉城。在官方知情的疫情实际爆发到武汉封城五十几天的时间之内,已经有五百多万到过武汉的人奔赴世界各地。不久,就像遭遇一次有计划的生物战争打击一样,世界各国都纷纷中招、相继沦陷。
这时候,举世恐慌,全世界都被隔离,之前忙碌躁动的地球仿佛瞬间冷却了一样。飞机停飞,轮船停运,工厂停工,学校停课……这个世界的人类文明突然停摆了,经济当然也戛然停滞了。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第一时间作出估算,疫情造成全世界的经济损失将超过二十余万亿美元。
在这波比两次世界大战加起来还要恐怖的新冠病毒疫情打击下,任何再发达的西方国家,疫后的国民经济也将变得和疫前就已经濒临崩溃的ZG一样残破不堪了。

当美国也终于失陷之后,一直因为要对ZG榨取政治价值还持怀柔态度的特朗普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勒令美国政府对病毒来源进行调查。就连疫情相对较轻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也若有所指地发誓要找出合成病毒的元凶(俄罗斯政府一开始就认定武汉肺炎病毒是人工合成的)。
但美国总统一直就是一个爱耍小聪明的人,虽然他强有力的情报部门显然已经查有所获,知道了合成新冠肺炎病毒的最终来源,但大疫当前,他打算继续怀柔装一段时间的憨,先集中力量度过瘟疫劫难再说。
可是,事与愿违,ZG却并不想坐失良机,他们一波又一波的把脏水泼向美国,一再挑衅美国人忍耐的底线。舆宣机构启动网络水军开足马力造谣病毒是首先发生在美国的,甚至动用长期经营的海外统战势力来替这种根本不合逻辑的谣言背书站台,以图尽快转移全世界关注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的视线。
但是科学界紧盯不放,先是印度科学家撰写论文说明这次的病毒是人工插入了几段艾滋病病毒基因后合成的新型冠状病毒,接着日本某著名大学的教授承认早在去年秋天他们就获知ZG肺炎病毒泄漏人传人的事件,最近美国权威病毒学家则直接指称病毒就来自于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的石正丽研究小组。

情急之下,起初被当成政府公信力最后筹码派往武汉坐镇的钟南山,这时候突然配合舆宣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疫情爆发在武汉,但不说明源头就在武汉”瞬间激化起国人的爱国热情。真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国愚民反美浪潮骤然升温,就连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的张文宏主任都看不下去了。他说现在任何对病毒源头的结论在没有经过基因测序和遗传代数前后顺序的鉴定之前都是不科学的。
而美国总统在这种明目张胆地造谣污蔑面前虽然已经快要忍无可忍,但仍然强压怒火不予点破。但他在演讲中还是隐晦地说,我们知道病毒的来源是哪里,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病毒的来源是哪里……
而ZG却并不领情。ZG外交部发言人,号称战狼的赵立坚发推反击称,五名参加军运会的美军士兵可能是武汉肺炎的始作俑者。因为赵立坚的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身份使得这件事变成一起严重的外交事件。这下美方被彻底激怒了,美国国务院紧急召见ZG驻美大使崔天凯,对崔大使就此严重国家级造谣事件进行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抗议和训诫。
美国总统特朗普则在第二天的演讲中把秘书打好的演讲稿里新冠病毒字样直接划掉,第一次公开称这次导致全球爆发肺炎的新冠病毒为ZG病毒。对美国总统此举,如果稍微还有一点基本的判断力就应该明白,这实际上是已经在暗示美国情报部门已经确切掌握病毒来源于ZG的确凿证据。
而特朗普甩出这一信息的重要意义当时并没有任何中国人意识到,而且至今好像也仍然还没有人意识到,这可能意味着将爆发一场理所当然的战争。
当时,为阻止ZG明目张胆地间谍活动,美国依法宣布ZG所有官媒住美国机构为外交使团,ZG顺势立即驱逐了美国几个重要媒体正在采访疫情事实真相的记者。
其中曾经被外界认为非常亲G的《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就是其中之一。被激怒的《华盛顿邮报》在总统发表有关ZG病毒过激言论之后的第二天即罕见地发专文力挺总统,并诚恳建议总统应该把导致武汉肺炎的病毒叫作“ZG”病毒而不该叫ZG病毒。因为ZG人民也是受害者,他们甚至还是抗疫的英雄。
随着全世界确诊人数开始突破百万,死亡人数节节攀升,经济损失日益严重,越来越多国家政要感染病毒,各国对ZG的调查也越来越深入。
越来越多披露的证据标明,在官方公布的武汉疫情爆发很久之前ZG即有计划派人赴欧美澳大利亚等地搜购了大量的防疫物资,此举致使世界各国疫情爆发时防疫物资出现严重短缺。而这时候ZG却开始把这些提前挤兑囤积起来的防疫物资有条件地提供给各目标国家以换取政经利益,展开了极其无耻的口罩外交。
那时候,当美国感染人数急剧上升,特朗普在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同时启动了国防生产法。
但匪夷所思的事件发生了。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商,美国的3M公司因为早在几个月之前就接到ZG不许将口罩卖给美国的命令而拒绝向美国政府出售防疫物资,此举不仅激怒了美国总统,还引发了美国社会关于在中国的美企究竟应该姓美还是姓G的大讨论。特朗普发誓要让3M公司付出惨重代价。

ZG接二连三爆出来的令人不齿而恐怖的不道德无耻行径,开始引起全世界对本次瘟疫的反思和警觉。
首先是美国民间五个法人和企业向美国法院联合起诉ZG,要求赔偿天价损失。接着美国国会议员提案要求起诉ZG,并要求量化美国在这次瘟疫中所遭受的的损失金额,然后由国家向ZG提出经济索赔。这一提案在西方得到广泛响应,欧洲各国纷纷表示疫情过去之后要向ZG提出巨额赔偿,英国就明确要求ZG支付数千亿英镑的经济赔偿。而印度则是第一个正式把ZG告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国家,它的诉求是要求ZG赔偿二十万亿美元。
迫于前所未有的世界性人类危机的压力,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在前天公开表示疫后一定要彻查病毒的来源,如果证实是人工合成的病毒,联合国将以反人类罪追究当事国和当事人的法律责任。

可以这么说,在今天这个逐渐明朗了的事件局势下,除了闭目塞听、猪油蒙心的十几亿中国人以外,全世界都已经知道病毒的来源是哪。
而ZG也因隐隐发现事情可能已经败露而开始频频采取军事行动,对周边地区的挑衅不断。误判形势已经是他们的专长。他们以为美国正深陷瘟疫灾害之中已经自顾不暇,如果这时候乘机实施一定程度的军事冒险,既可以转移国内矛盾,又能解国际压力的燃眉之急。
但美国强大到什么程度,硬核到什么程度,是他们这种高度反智的智商所无法想象的。本来打算韬光养晦到疫情结束再清算ZG的特朗普总统似乎预感到了情势的危急,突然向全世界发出要求海外美国人必须立即返回美国的行政命令。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这个命令发出两天后,美日两国同时发出美资和日资将由政府补贴全部撤出ZG的命令。
这就是最近这几天全网闹得沸沸扬扬的国际撤资大事。
很多浅薄平庸的时事评论员,尤其是ZG的官养时评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美日撤资后中国失业率和经济总量将如何损失的分析评估上,几乎没有人意识到我们现在实际上已经处于战争的边缘。对美日和许多知情国家而言,现在正是战争前夜,美国人和日本人已经在做从敌国撤资、撤侨的战前准备工作,ZG可能已经大祸临头。

千万不要再误判美日今天所有重大措施的战略动机,此举体现出来的重要战略信息已经不再是仅仅涉及到经济冲突层面的和平竞争了。不错!而是战争。
这是明显的战前撤资、撤侨的正常准备工作。如果美国已经有足够证据证明病毒来源于ZG并由ZG有计划实施投放,那么实际上ZG就已经对美国和国际社会发动了反人类的生物战争。无论ZG怎么掩耳盗铃,美国乃至整个世界现在甚至几个月之前就都早已经处于和ZG的实际战争状态之中。美国可能已将该调查证据秘密提交给了他的包括日本在内的各盟国甚至俄罗斯和联合国秘书长。
那么日本为什么会和美国同时采取行动撤出在中国的所有日本企业呢?
因为美国和日本之间有攻守同盟的《日美安保条约》,如果美国已经确定病毒的源头在武汉以及武汉肺炎爆发的生物战争性质,那么日本一定是第一时间共享此信息并按照条约和美国作出一致战争准备行为的国家之一。
接下来知情并参与到撤资撤侨行动中的国家还会有北约诸国甚至俄罗斯。
如果要对此战争判断作出进一步的验证,只要看接下来一些欧洲国家是否也会在此后不久陆续作出撤资撤侨的重大决定就可以了。
种种迹象表明,新的八国联军已经形成,而且远不止八国,可能八十国还多。ZG官民所有人都别再麻木不仁,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再次提醒所有醉生梦死的ZG决策人和所有无病呻吟的时评专家及全部浑浑噩噩的中国百姓们,别再误判形势了,新的庚子之战已经箭在弦上,放弃一切幻想,还是赶紧务实考虑如何应对这一终于到来的“三千年不遇之大变局”吧。
可悲可叹,江南樵夫孜孜不倦开启民智二十年,本来为的是能以最小的社会代价争取最大的社会变革利益。可没想到,最终还是螳臂当车了。我的国家、我的人民终于还是不能逃过玉石俱焚的悲惨结局。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