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艳丽最后的陈述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检察官:
今天这里对我的网络言论涉嫌寻衅滋事一案开庭审理。在前面的开庭审理过程中,我就检察官对我的犯罪指控,陈述了我的意见,感谢审判长给我机会进行最后陈述。现将陈述如下:
1、 今天我能站在这里,因网络言论被审判,我就明白我必须得有罪。我若无罪,以前各个环节上的公职人员就有罪了,是尊重我的言论自由,维护宪法尊严,还是牺牲我一个,保全一大串,我相信结果并无悬念。
2、 我深知,若严格依据法律条文和事实,我无罪,可是,我的案子从头到尾都不是法律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作为一个群众,一个无党派人士,站在群众视角,党外视角,表达自己浅薄的看法和庸俗的情绪,并不能说政治不正确,只能说思想觉悟有待提高,把后进群众抓起来判刑,我并不认为这是符合党的“服务路线”的宗旨。抓我关我判我,就一定政治正确吗?我相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3、 安徽西递宏村有个牌坊,文革期间,一位教师为了保护牌坊,在上面写字“毛主席万岁”,保护了牌坊不被毁,这是当地导游讲的。同样,文革期间,想整一个人,就说他反党反领导,没有不成功的。看到公诉书上29条罪状,条条指控我辱骂、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看得我心惊胆寒,文革当真重来?最起码,在刘艳丽这里,文革悲剧正在上演,而我,也正走着文革知识分子被迫害的老道路:被逼自杀。很不幸,我没死,不知道未来会有多少冤屈和侮辱在等着我。
4、 我们都知道,撒一个谎,要用一百个谎来圆;坚持一个错误,会把无数人卷进错误。震惊世界的聂树斌案,如果没有检察院、法院的支持,错误在公安环节就终止了,可惜事实并非如此。多个部门不能纠错,让一个无辜的生命就这样冤死了。而领导的指示也未能让各个环节的公职人员免责,这些人不仅自身身败名裂,也会(令)中国法治蒙羞。我的案子本来有可能在取保候审结束后,在公安环节就终止错误,可惜国保部门人事变动,让新上任官员感到立功表现的机会来了,他们捡起前任欲结束的错误,不仅逼我至自杀境地,还于我从手术室出来的次日带人把我拖出病房扔进监狱,残酷无情,令人发指。
为此,我想到若干年前,荆门街头巷尾都知道某市长有情人,当时所有的监督部门机关全部失明,直到有人拼死控告多年才受到组织上重视。如今,历史重叠,荆门街头巷尾知道我案子的人,都说我无罪,给予了很多同情,我不知道为什么荆门监督机关部门为何全部无视,任由地方国保一次又一次抓我关我,折腾我一年又一年,以至于今天我终于被推在被告席上。我的一位十分正能量的同事对我说:“法庭一定会判你无罪。”我说:“你太幼稚了。”他说:“你把这个社会想得太黑暗了。”是我把整个社会想得太黑暗还是太幼稚,答案很快将揭晓。
被社会善众公认无罪,我终于直切体味到是么叫“公道自在人心”,既安心又安慰,即使今天法庭不给我客观公正,我也不会有太多的不甘。所以我不介意法庭判我什么罪,杀人罪也可,除了缓刑,不介意法庭判我什么刑,死刑也行。从我所知道的荆门地方国保之无法律底线、道德底线和职业操守,缓刑到期前他们也会说事,我不想陷入被他们无休止的控制的轮回中,是以不接受缓刑。
5、 我从不认为我绝对正确,唯一正确。相反,我认为我的观点集结了我的所有的成见和、私情和谬误,甚至还有自己的利益和自私的动机,所以,如果有人说我的这些观点错了,我也愿意坦诚地听取他们的意见,我们讨论争吵,集思广益,让自己的观点更接近真实与准确。曾经有一些观点,我一度认为是对的,随着时间的流逝,阅历的增加,或者借更多的资料或者更周密的考虑,我才发现观点的错误。我承认起诉书上列举的贴文不够正确,不够客观,甚至有几条是我想删除却没有找到,我现在的看法与以前相比,有了较大变化。苏格拉底说:“思考和表达是人类不可毁灭的本能。”法律能做的就是尊重人类的本能,保护每个人思考和表达的权利。我认为,这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享有言论、出版、集会和游行示威的自由”存在的最重要的意义。
6、 第6条我要表达的是:我非常后悔同意他们,配合他们取保候审。像我这种一有时间就懒在床上玩威信的人,就是说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又能闹出什么事?又能危害到谁?被关了八个月能够超额支付代价了,取保对我有什么好处?我请求他们起诉我,不要他们给我机会,他们非要给我机会,非要给我取保,一个又一个,一次又一次劝说我,群众是没有原则的,也是心软的。他们能做声色俱厉,还会把手臂打不青的我从病房拖出来扔进监狱,我却做不到被关了八个月之后,对他们车轮劝说硬起心肠,我违心地配合他们取保,两年过去了,我的案子还在纠结中,以至于今天站在被告席上。如果国保做的是维稳工作,我看他们是生怕我稳了,生生把一个完全被收服的弱女子逼到自杀的地步!说穿了,不值钱,他们所为是为了向提拔他们的领导负责和享受权力的快感而已!若只是为了党、国家和领导人,应该对群众宽厚仁慈,笼络人心,为党和领导人添光彩,而不是选择胡作非为,心狠手辣,翻脸无信。
7、 最后用苏格拉底的故事作为我陈述的结尾:苏格拉底就要被钉死了,一个女人哭着对她说:“您什么罪都没犯,就要被钉死了。”苏格拉底说:“蠢人,难道你希望我犯什么罪,然后被他们像犯人一样钉死吗?”
法庭判苏格拉底有罪,历史却宣告他无罪。人类文明正是基于这样的正义和公理不灭而砥砺前行。
  再次感谢审判长、审判员、检察官!谢谢!
                            刘艳丽
2019.1.30

责任编辑 马永涛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