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章

2⽉ 18⽇落笔了“记忆与反思”,本想就此罢⼿了,尤其是不愿再碰触 2⽉19 ⽇的伤疤。

四年前的 2⽉ 19⽇,我在转发“央视姓党”的微博照⽚时,加上了“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的利益时,⼈⺠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落了。” 的⼀段评论,于是引发了“⼗⽇⽂⾰“式的全⽹⼤批判和留党察看⼀年的党的组织纪律的处分!因此,每年的 2⽉ 19⽇我都坚决的放下⼿中的笔,以守护曾经的这⼀天。

但此次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 恰恰验证了“当媒体都姓党”时,“⼈⺠就被抛弃”了的现实。没有了媒体代表⼈⺠利益去公告事实的真相,剩下的就是⼈⺠的⽣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结果。

⼏天之后媒体上、⽹络上疯传着 2⽉ 23⽇中央召开全国上下约 17万⼈参加的⼤会,被称为中国历史上参加⼈数最多的中央⼤会。且远胜于当年七千⼈的庐⼭会议的规模,有着⽐七千⼈⼤会更重要的现实意义,也被称为是⼀次伟⼤的会议。

⽹上许多⼈在⽤各种⽅式吹嘘和吹捧这次⼤会的伟⼤意义,并且格外的强调这次会议中最重要的党的主席的⻓篇讲话,是⼀个⿎舞⼈⼼、英明正确的战略部署,为世界指明了防治疫情的⽅向, 号召⽤举国体制的⼒量,应对⼤考,战胜疫情,并取得中国特⾊社会主义制度的伟⼤胜利。“体现了”党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时之间,举国上下都在为伟⼤领袖的讲话⽽欢呼雀跃,似乎中国⼜进⼊了那个曾经伟⼤的⼤跃进时代,⼜进⼊了四处红旗飘舞,⾼举红宝书,三呼领袖“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时代。更有许多⼈在从各个⻆度解释⾃⼰从 2⽉ 23⽇讲话中发现的精华,以为中国⼜进⼊了⼀个新时代。

我也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 但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络上报道的“伟⼤”完全相反。那⾥站着 的不是⼀位皇帝在展示⾃⼰的“新⾐”,⽽是⼀位剥光了⾐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丑。尽管⾼举⼀块⼜⼀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根本就没穿⾐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要坚决当皇帝的野⼼, 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

讲话分为⼀、⼆、三、四和最后, 我也来个⼀、⼆、三、四和最后吧!

⼀、 第⼀部分是“关于前⼀段疫情防治⼯作”

这⾥讲的是表彰⾃⼰的伟⼤成绩, 包括 1⽉ 7⽇的批示。“亲⾃指挥、亲⾃部署”要有正确的战略策略,要靠统⼀领导、统⼀指挥、统⼀⾏动,举国体制的医疗物资和⽣活⽤品的保供和维护社会稳定、防⽌社会失序,以及加强宣传教育和舆论引导。总之都是⼀尊亲⾃靠“巨⼤政治勇⽓”做出的决策和亲⾃指挥⽽取得的重⼤成绩。

⽹上有位名为李锦的专家,出版过国企政策的书籍多本,被媒体誉为“我国国企政策与新闻第⼀解读⼈”。专⻔写了篇《“17万⼈⼤会”的抗疫历史传奇》的⻓⽂,将历史上的“七千⼈⼤会”与“17万⼈⼤会”并列称为党史上空前的事情,必将载⼊史册。对此次会议⼤肆吹捧,已到了⽆耻之极了!

中国历史上的“七千⼈⼤会”可谓是党内执政的⼀次危机,并提出了“不怕批 评,敢于接受批评,敢于⾃我批评”的信 息。对“反右倾”和“⼤跃进”及瞒产、瞒报等问题进⾏了批判和对真相的追查, 最终刘少奇⽤“三七”开承认了七分⼈祸的错误。⽑则在⼤会上终于作了检讨: “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 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我不是要别⼈推卸责任,其他⼀些同志 也有责任,但是第⼀个负责的应当是我”, 同时也做了⾃我批评,事后还做了⼀些平反的⼯作,这才让危机渡过了。

这次的⼤会,也许同样⾯临的是党内执政的危机,但⼈们没有看到⼤会上有批评的意⻅,没有对事实真相的追究与批露,没有查清疫情暴发的原因,更没有⼈检讨责任和承担责任。却在试图⽤各种伟⼤的成绩掩盖事实的真相,好像这个疫情是从 1⽉ 7⽇的批示才开始。那么去年 12⽉发⽣了什么?为什么没有及时公布信息?为什么会发⽣1⽉1⽇中央电视台追究 8名谣⾔者的新闻?为什么会有 1⽉ 3⽇的训诫?为什么会有 1⽉ 3⽇对美国通报的疫情信息?为什么不提 1⽉ 7⽇之前已发⽣的各种危机? 为什么 1⽉ 7⽇的批示未向社会公布?⾄今也未公布!为什么 1⽉ 7⽇之后还会召开了各种聚集性的全国⼤会?为什么还出境访问?为什么在云南敲⿎庆春节?……

这所有只⽤ 1⽉ 7⽇和 1⽉ 20⽇来试图终⽌与斩断国⺠与社会对疫情发⽣原因和扩散原因的追究。不再提为何没有及时公布疫情等等的原由,正是掌握权⼒者不想承担任何责任,也拒绝社会追究这些责任。只想⽤伟⼤成绩来为⾃⼰遮羞,同时动⽤各种党所控制的媒体,⽤所谓的宣传教育和舆论引导,规范和完善信息发布机制,宣传党中央的决策部署,迷⼈感⼈的事迹,引导舆论的正能量等⽅式坚决堵住各种追查事实真相的⾔论。坚决堵住追究造成这次疫情责任的⾔论,坚决不承认吹哨⼈的作⽤, 不承认体制与决策⽆能的事实!

但这种遮羞式的宣传,⼤约只能欺骗那些愿意被你欺骗的⼈,却⽆法欺骗那些只相信事实与真相的⼈。

⽆论⽬前的防控取得了多⼤的成绩, 都⽆法挽回那些失去了的⽣命和失去了欢乐的节⽇,失去了亲⼈的破碎家庭。也⽆法挽回因疫情⽽造成的重⼤经济损失和家庭对幸福⽣活的追求!

满篇的讲话中根本不提造成疫情的原因,不提疫情扩⼤化的失控原因,全社会没有看到“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的情况。同时不提党的领导的统⼀体制之下的弊病;不提谁应对疫情的扩⼤化承担责任;更不会检查和检讨⾃去年 12⽉以来出现各种问题的原因和责任。历史上的皇帝尚有“罪⼰诏”,七千⼈⼤会尚有检讨、⾃我批评和认错,但这伟⼤的“⼗七万⼈”的⼤会,却只有表扬和功劳,并⽆原因、真相与责任。

这哪⾥是“七千⼈⼤会”啊,这只能是天安⻔上招⼿接⻅红卫兵啊!

不提原因、真相与责任的⾃我表彰, 都是些傻⽠也知道的“⻢后炮”。伟⼤与英明正确的战略策略,本应都是防御疫情发⽣和扩⼤的⼯作,但却都发⽣在钟教授的严重警告之后,⽽⾮发⽣在钟教授的呐喊之前。这也敢称是英明?也敢⾃吹为成绩?也敢⾃吹是“及时制定和打响了疫情防控的⼈⺠战争”?明明是在事后不得不进⾏的各种挽救,是在补漏洞、堵窟窿,却被吹成了“该出⼿时, 必须出⼿”,真是不知天下还有“⽆耻”⼆字了!

皇帝可以骗⾃⼰是穿了⾐服了,但连孩⼦们都知道皇帝是光着屁股的,那些不敢说皇帝没有穿⾐服的⼈,都知道什么是穿着新⾐,什么是没穿⾐服。⻬奥塞斯库以为⼈⺠仍然会相信他的谎⾔欺骗时,却不知道船已调头了!

⼆、 关于当前加强疫情防控重点这段讲话的核⼼⼤约在“对借机恶意攻击的舆论坚决依法制⽌”上!

疫情防控的部署是在告诉社会,⽬前的情况全党、全国都纳⼊了⼀体,是在同⼀条船上。将疫情发⽣的原因和责任下放到各级政府的头上,告诉全党和社会,必须团结⼀致,共同努⼒去取得胜利。取得的所有成绩都是我领导的,没我你们都不⾏。如果不能取得全⾯胜利, 则我死就会中国共产党死,中国共产党死,中国也就死了!

因此必须保住湖北、保住武汉、保住北京,⽤举国体制⽀援重疫灾区,并切实维护社会稳定。尤其是防控的重点要提⾼新闻舆论⼯作的有效性。让全国⼈⺠都知道,做好防控⼯作,没有我不⾏, 没有党不⾏,没有统⼀指挥不⾏,没有所有⼈共同为维护核⼼的努⼒不⾏。

皇权意识的传统是国为君天下,⾂为君命,故同船同命。没有了君,就没有了国,也就不会有⾂的地位与权⼒了。因此只能是同船同命运,要先共同保住这条船,保住这个君,才能保住⾂与⺠。

当⼀个现代的国家中,⺠为天下之主时,则并⾮是同船同命的概念,也并⾮都与执政党和执政党的领袖同命运。如果是个⺠主制的国家,⺠主制度可以选择谁当船⻓,也可罢免和撤换船⻓。同样不但可以撤换船⻓,还可以撤换整个管理体系中的⼤副和⽔⼿们。

即使是现代的中国也同样,可以没有⼀尊,也可以没有执政党,但绝不能没有⼈⺠的权利和利益的保障。

这次疫情中可以看到的现实是,党在维护党的利益,官在维护官的利益,君则只是在维护⼀尊的核⼼地位与利益。正是这种体制造成了,只听君命⽽不顾⺠情的情况。当疫情已经发⽣时,却不敢在没有君令的情况下,向⺠众公布疫情。不敢公布事实与真相,反⽽⽤抓批 “谣⾔”的⽅式,限制和阻⽌真相的传播, 才造成了不可控制的传播。

此时所有⼈并⾮站在⼀条船上,各⾃严守着各⾃的利益,却将⼀国之⺠抛弃于后。但当疫情发展到失控时,皇帝却变成了英明的指挥与部署者,让全党全国都被捆绑于这个指挥和部署的船上, 成为了必须和只能为皇帝承担责任的⼈。皇帝可以随意的撤换任何不为维护皇权⽽献身的⾂⼦,也可以⽤同船同命的⽅式要求所有⼈为了党的利益去打好这场保卫战,迎接此次⼤考。

如果没有上命之错,⼜何来危机与⼤考?既然党中央已对疫情形势有了准确的判断,既然亲⾃指挥已采取了有⼒有效的举措,既然各项⼯作部署都是及时的,那么为什么会有疫情全国性、全球性的传播呢?这些并⾮事前、事中的举措与预防,⽽是造成了事后的补救。当疫情失控的⼤量传播时,也才出现了危机。如果是事前的预防,⼜何来的⼤考?当前的所有举措都是在失了先机的情况之下的补救,是在掩盖与纠正错误的不得已和不得不采取的措施。全世界都知道如能提前预告与预防就不会有武汉50 万⼈的流动,不会有武汉各种的聚会,不会有⼏⼗万⼈的密切接触,不会有⼏万⼈的确诊,也不会有⼏千⼈的死亡和全国不得不居家隔离的春节,更不会有不能营业与开⼯的各种经济损失了!

防控的重点不是在那些具体的⼯作上,⽽在于不改变这种体制上的弊病,则⽆论⽤什么样的举国体制,能解决了此次的疫情问题,也还会再出现下⼀次的灾难。⼗七年前的教训,并没有让这个体制发⽣彻底的改变,也才有了今天的疫情再次暴发。此次不解决根⼦上的问题, 下次也⼀定会再出现更⼤的灾难。

疫情发⽣的原因也许尚未查清,但疫情出现之后,未能及时让国⺠知情,则在于“上⽆令则下不⾏”。同时也在于

“媒体姓党”,没有了新闻和⾔论的⾃由,如今⼜加了个“对借机恶毒攻击”要严惩的罪名!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