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继标在广西山县看守所死亡真相

一、罗继标,男,1967年3月18日出生,壮族,现年五十岁,原身体健康,属于家庭主要劳动力。

凤山县公安局于2017年5月4日以涉嫌斗殴对其刑事拘留,羁押于凤山县看守所。5月26日下午4点许家属接到消息“罗继标死亡!”。据众多村民和罗继标本人一致陈述,因外来人员在凤山县凤城镇京里村罗继标等几十户村民居住的房屋附近长期半夜施工机械噪音扰民,部份村民于2016年8月30日晚十点多钟前往劝说停止夜间施工,交涉过程中施工人员态度恶劣,并首先出手伤人,后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双方人员各有轻微伤害。

二、本人于2017年5月3日接受罗继标家属罗凤兰委托,担任罗继标的辩护人。

本人于2017年5月6日从南宁市赶回凤山县了解本案情况,并于8日上午到看守所会见了罗继标本人,签署了相关法律文书,做了相关的记录。会见过程中,办案单位凤山县公安局凤城派出所违法指派了一名办案人员进行了现场监听和监视。同日下午,本律师与家属共同到凤山县公安局和凤城派出所向相关负责人递交了《取保候审申请书》,但是,时至5月26日没有收到办案机关的任何答复。

三、2017年5月26日下午4点许,本律师接到家属及其多位村民电话反映:“罗继标在看守所被人打死!”本人震惊万分。家属和村民并追问本律师现在了解的情况以及之前会见罗继标了解到的情况。表示自己现在在外地法院开庭,对于死亡情况一概不知,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经本人与公安机关及看守所几位人员了解,说法不一。

后家属和公众陆续发来罗继标遗体照片和视频,可以从遗体上看出额头、前胸、头顶、头部、脚背、双脚小腿有多处明显的伤痕,双臂腋下有明显勒痕,口鼻青紫乌黑有血迹,其中双脚膝盖一带伤痕较严重,伤痕已经干黑,不属于刚受到的伤害,显示此处受伤时间已经较长,其余被衣服遮盖的身体部分暂时无法看到。

以上伤情在本律师于5月8日会见时完全不存在,罗继标当时也没有反映受到过任何伤害。

四、罗继标于2017年5月26日下午3点多钟被凤山县看守所偷偷带出看守所进行所谓的“抢救治疗”,后在好心的知情人暗中通知下,家属于3点35分赶到凤山县医院查看,但是却遭到两名荷枪实弹的武警看守在凤山县医院急诊室门口,不给任何人进入,现场还有其他公安人员严密把守(对于一个仅仅涉嫌聚众斗殴罪谓的“抢救治疗”,后在好心的知情人暗中通知下,家属于3点35分赶到凤山县医院查看,但是却遭到两名荷枪实弹的武警看守在凤山县医院急诊室门口,不给任何人进入,现场还有其他公安人员严密把守(对于一个仅仅涉嫌聚众斗殴罪的嫌疑人,且按照官方的说法已经处于“病重当中”,为何要武警荷枪实弹把守???)后我们众多家属心急万分,还是冲入急诊室,但是看到、摸到的却是一具早已经死亡的冷冰冰、完全僵硬了的尸体,全体家属顿时感到天塌地陷!不仅如此,我们数十人家属以及陆续赶到的社会公众当时看到的罗继标尸体表面现状遍体鳞伤、伤痕累累、惨不忍睹,半个头部(沿双耳根后半部)淤黑,额头三处疑似钝器击伤出血伤口(致命),脖子环颈勒痕淤血明显,胸部上半部纵深积血淤黑,有垫物击打痕迹;右胸部伤痕明显;手臂(绳索)勒痕明显显条状伤痕;膝盖有被击打或长时间跪姿痕迹;眉心下部有钝物击打深痕(可能致命);双脚以上头部、四肢、躯干都有明显伤痕、勒痕、皮下大出血……,等等等,符合受到刑讯逼供或暴力致人死亡即被故意伤害特征。接下来的两天,数百人前后到医院慰问家属、查看尸体详情,没有任何一个人认为罗继标是自己身体原因而突发疾病死亡!

五,时至6月4日,凤山县当局除了欺骗家属说会进行公正尸检、且由官方负责妥善保管遗体,后官方又当着数十人家属的面反悔,说尸检以后尸体由家属自己保管!于是家属又自行购买了一个大冰柜并抬到医院,准备在尸体检验后,自行保存尸体,后家属聘请的鉴定机构到场准备鉴定,鉴定机构的车辆一到现场还未下车,就遭到不明身份的人员当着众多家属的面对法医师及其车辆进行拍照。后来家属聘请的鉴定机构到场准备鉴定,凤山县检察院又单方面叫法医师出到医院私谈,被拒绝后,又叫法医师到医院门诊大楼五楼私谈,被家属请来的广西金桂司法鉴定所工作人员拒绝,因尸体检验和尸体保存的问题,家属多次愿意退让,而官方一再反悔,反复多次,导致检验无法进行,遗体保存无法进行,凤山县官方遂于2017年5月28日深夜凌晨四点在凤山县公安局莫副局长带领下没有出示任何法律公文情况下出动数百不明身份人员暴力抢走尸体,大肆殴打家属,现尸体去向不明,家属认为毁尸灭迹,销毁证据估计已经成定局。

罗继标因在广西凤山县看守所被打死一案,公安没有履行将任何死亡情况通知家属的法定义务,却在死亡多时后导演虚假的抢救治疗闹剧,在人已经死亡的情况下,假装拨打120急救电话,在救护车前来接应,医护人员发现罗继标早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不愿意接收治疗的情况下,在街道上知情人目睹的情况下,依然强迫救护车和医护人员把尸体强行拉到医院进行假装救治。后来好心人发现认出是罗继标才通知我们家属,赶到医院,后来数百人均前后目睹了罗继标全身上下的累累伤痕、血迹、淤伤、勒痕等等。但凡是正常人、还存在人类良知的人员都对我们家属说“这个人绝对是被打死的!”我们家属几十人也一致认为罗继标是被暴力殴打致死,尸体上面的所有迹象已经说明一切!接下来,凤山县人民政府,公检法等相关部门,又为了掩盖事实,欺骗家属,拖延时间,密谋在三更半夜抢走尸体,掩盖真相,最终在武装力量的掩护下,在我们现场家属只有几人在场,且完全被官方欺骗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抢走了尸体。接着,又威胁、恐吓、暴力抓捕说出真相的家属和社会公众,全天候跟踪、监视所有家属和律师,所有警车出动,调集邻县和市里的公安、武警、不明身份的闲杂人员围堵律师和家属,让司法局打压、恐吓律师,还欺骗家属到县城谈判,然后抓捕家属威胁律师,派人以安抚慰问为幌子,未经允许强行闯入家中打探家属的底细等等!为非作歹,无恶不作,其手段的卑鄙无耻和下流程度令人发指,难以置信!一言难尽!

六、2017年五月三十一日下午凤山县检察院又未征得家属同意,闯入死者家中强行让家属必须在六月一日、二日要确定鉴定机构并进行尸检,不顾家属抗议强行留置送达了尸检通知书,家属要求多给予两天时间,因为鉴定机构均需要提前几天预约才能赶到殡仪馆做检验,且时间太紧根本无法找到并确定鉴定机构,检察院当时欺骗家属,说“可以先联系,具体鉴定时间再联系商定”,6月2日中午家属为了预防官方像之前可能出现的无耻举动,还是依约提前主动电话联系检察院说已经联系并确认了鉴定机构,下星期二以后鉴定机构可以赶到殡仪馆做鉴定。

可是,家属仍然还是再次被欺骗,检察院于6月2日下午突然通知要于6月3日星期六进行尸检,后家属和代理律师忍无可忍,认为检察院完全违背公平、公证和程序正当、合理、合法的原则,依法立即书写了(控告)回避申请书(要求广西区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刑事立案追究办案人员刑讯逼供故意伤害罪责任)和要求查看、复制录像视频要求书,送到凤山县检察院,检察院出具了收据,但是没有就回避问题作出任何答复,也没有就家属要求的先观看看守所完整的录像视频作出答复,仍然强行决定要于6月3日星期六进行尸检,还说是上级党委、政府的决定!凤城镇党委书记黄德先于半夜23点电话骚扰代理律师覃臣寿律拒绝接听。

6月4日律师悲与无奈离开。

七、对此,我们家属强烈抗议官方毫无法纪和诚信的土匪强盗行径,坚决不同意官方违反事先约定和程序单方面强行破坏尸体原样,暴力单方检验尸体。

我们作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子民,毫无权利和基本人权,现在已经猪狗不如,任人践踏和打压,生不如死。我们对于官方的任何单方野蛮暴力尸检坚决不承认、不参与、不认可!呼吁全社会抗议公权力的非法暴行,谴责公权力的卑鄙无耻!

2017年6月11日

陈家鸿律师137 3751 0376,家属:罗继标女儿 罗桂妮18778043752 , 罗继标儿子 罗 吉

责任编辑:伍立娟 游贵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