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武汉公民耿彩文64被旅游在黑监狱的那些日子

2017年6月10日 作者耿彩文

5月27日星期六,我休息国宝约茶下午办完私事赴约,没想到这茶一喝就回不来了当晚被送到蔡甸旅游。

麻将声中都没休息好,早晨商量换个地方,早饭后我和社区的三个人上街买书,中间陈警官电话让我马上回去,我拒绝了,买完书回去快中午了,民警批评我未经批准就上街。(后来想想,事情的意外发展正是在这上街的几个小时里商量好的)吃午饭时,听说领导过来了,换地方换人~~只一个晚上就换人?

一行人分别上车,我一边是耿队,一边是陈警官。一路无语,各怀心事。我关注的是路牌,走上了来时的路,后来经过厂区附近,当我看见“北湖”两个字时,我知道~~这是要到黑监狱!

第一天:黑监狱的下马威

车子走了很长一段偏僻的路,终于在杂草丛生的小路尽头停下来,里面的人拉开两扇大铁门,车子开进去停在一栋三层楼房前。

下车,看见五个男人站在台阶上,其中一个黑瘦男人问:“耿彩文是哪个?”她们用目光回答了他,他看着我说:“你,跟我来!”说完上楼,那四个男人跟在我身后。走进一个房间,在床边停下来,黑瘦男人说:“把你的东西放在床上”我没动,看着他:“这里有五个男人,没有一个女人”旁边有人解释:“等下有”黑男人又重复一句:“叫你把东西放床上,听见没有!”看我还是没动,旁边有人把我手里的钱包拿过去,打开,把手机、身份证、银行卡和现金等全翻出来摊在床上。i

黑男人提高嗓门吼道:“把东西拿出来!”我盯着他的眼睛:“你们不是会抢吗?”“啪”他用手里的本子狠狠的扇在我脸上:“你搞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就是黑监狱撒,当我看见北湖两个字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你们最好别让我活着出去!”和黑男人的脸相距一尺对视着,十几秒,他打开手里厚厚的本子,记录我钱包里的物品。

我问:“请问你贵姓?”
过来一会,估计他写完了,站起来:“你以为我怕你呀”那为什么不告诉我?
到这里你给我放老实点!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你已经打了。”
“打了你又怎么样?”“在正常社会里,你会受到惩罚!”黑男人把写好的清单递给我签字,空气凝固着,旁边一个人接过他手里的本子跟我说:“这些都是你的东西,看看有没有记漏的,出去的时候都会还给你的。”他退到一边。我这才收回目光,核对,签名。

然后被带到204,这房间二十多平米,并排三张床,两个床头柜,有点拥挤。地上、床和床头柜满是灰尘,只有两个床铺了干净的床单,中间床上的厚棉被、枕头和床单都是军绿色,很脏,像民工汗渍斑斑的工作服,我被指定就睡这张床。来回走了几十趟,决定把木纹地板抹干净,睡地上,正抹地社区张小梅和小陈进来了看见她们,我很高兴,我们在房间里坐了十几分钟,她们直呼受不了!因为后面窗子用席梦思床垫堵住了,所以闷热。

我们三个就到走廊靠着打开的窗子说话,好景不长,来了两个人一顿训斥,后来就把我一个人关押在202房间。只有一张床,所以很空,还是那床很脏的被子床单,我又开始抹地,那些人走了以后,她俩给我送来了蛋糕和水。她们房间开了空调,看我遭受如此虐待,红了眼圈,我安慰她俩:“这点困难我能杠得住,比看守所强多了,至少我还能穿高跟鞋和长裙子。不就八天吗,没有过不去的坎,你们别受我牵连就好。”
可能又被批评警告了,后来就再没来过。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