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奎斯特——揭露斯大林恐怖第一人

康奎斯特的著作揭露了斯大林统治的恐怖

8月3日,英国著名历史学家罗伯特·康奎斯特 (Robert Conquest)去世,享年98岁。很多人认为他是第一个揭露斯大林政权恐怖程度的人,他的著作对西方共产党人震动极大。BBC驻首尔记者斯蒂芬·埃文斯从他的家庭经历谈起……

如果你生长在一个西方共产党人家庭,那么康奎斯特的著作实在震憾。

我的祖父辈有两人是共产党员。 我祖父在俄国十月革命后不久加入英共,对党忠心不二,即时发生了匈牙利事变和捷克布拉格之春也没动摇。

我祖父家在威尔士南部,一家人经常就政治话题争论不休,但无济于事,就像和最虔诚的教徒理论一样。 苏联周刊或者英国早星报说什么,都被看成真理。

Edgar Evans
埃德加·埃文斯是忠实的英国共产党员(摄于1975年)

祖父的书架上摆着斯大林著作。当祖母斗胆在饭桌上说苏联肯定也有犯罪时, 我祖父便告诉她,别再传播谎言了。

这种宗教气氛到了冷战时期还是一样。任何质疑苏联成果的讨论都被说成是“冷战宣传”。

当一个知名的苏联异议人士被囚禁在精神病医院里时,祖父认为,这个人一定是有精神病,不然他为什么会怀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对于我们当中真的抱有怀疑的人来说,罗伯特·康奎斯特的著作起到很大作用。 这书名为“巨大恐怖:斯大林三十年代的清洗运动”,发表于1968年,也就是苏联入侵捷克对付布拉格之春的那一年。

这本书使我们改变了看法, 驱逐了疑团。

作者让事实说话,不加渲染,用清晰的语言讲述那些镇压和处决的细节。一些苏联的吹捧者对此书嗤之以鼻,但是康奎斯特摆出的事实无懈可击,因为他的研究非常扎实。

在前苏联的档案最终解密之后,康奎斯特的描述仍然站得住脚。也许人们可以质疑被清洗的准确人数,但是康奎斯特书中的大部分事实无可非议。

书中讲到,仅在1937年到1938 年几个月中,就有数十万的人被苏联秘密警察枪决。 我们还了解到,过分猜疑的斯大林在军队大幅度清洗军官,甚至影响到了红军的战斗能力。

康奎斯特描述了1937年12月12日这天,斯大林和他的刽子手莫洛托夫(Molotov)亲自批准了3167人的死刑,然后两人到电影院去看电影。

这些细节无可辩驳。

康奎斯特的另外一本书,“忧伤收成:苏联集体化和饥荒恐怖”,讲述了1932 到1933 年乌克兰经历的饥荒,而饥荒正是由于斯大林残酷推行的愚蠢和惩罚性的农业政策所导致。

在村庄里,由于饥饿,出现吃人现象。这些都记录在康奎斯特笔下。

二战之前,著名的威尔士记者加雷斯·琼斯(Gareth Jones)曾到乌克兰实地见证了大饥荒,并在1933 年发表了有关文章。但是一些大腕人物站出来和琼斯唱反调,比如纽约时报驻莫斯科记者瓦尔特·杜兰蒂(Walter Duranty)。 他对斯大林的宣传鹦鹉传舌。

大饥荒时两个乌克兰男孩捡到一堆土豆

康奎斯特的书讲到乌克兰的饥荒和吃人现象

杜兰蒂在当年8月的文章里说,虽然条件很艰苦,但是乌克兰没有闹饥荒。在谈到斯大林政策时,他说,“不打碎鸡蛋,就无法做蛋饼。”

康奎斯特的书一出版,琼斯和杜兰蒂到底谁对谁错,便不争自明。

不要忘了在冷战时期,虽然一些共产党感到失望,抱怨上帝已去,但是对坚定的共产党员来说,既是事实摆在他们面前。他们的信念也不会动摇。

1956年赫鲁晓夫开始清算斯大林时,我祖父患了病,斯大林的著作也被挪到了电视后边。

他在苏联解体时去世。那时他年老体衰,无法意识到他的上帝已去。他从来没有读过康奎斯特的书 – 即使读了, 他也会认为那是令人作呕的冷战宣传。

据说墨西哥作家奥克塔维奥·帕斯(Octavio Paz)对康奎斯特著作的评价是,它们给斯大林主义“盖棺论定”, 结束了那场辩论。事实并非如此。现在仍然有人怀念斯大林, 就是俄国大概也不例外。

但是康奎斯特的书的确使那些希望寻求真相的人大开眼界。

我知道那种滋味。 我记得。

斯大林塑像被推倒

至今仍有人怀念斯大林

(责编行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