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志坚先生的最后一星期(二)

2015年4月17(星期五)——倒数第六天 一大早醒来已经是9点一刻,洗漱完之后胡乱吃了一些蛋糕,到了医院已经是上午10点,邱蓓大姐和顾嫂在花钱租来的椅子上做了一夜,很是疲劳,辛苦他们了,得知下午3点有人出院,志坚可以住进正式病房,有了一丝安慰,尽管这是陈瑜努力的结果。可怜的急诊室二楼的楼梯上、过道上、走廊上全是病号,我在伶悯他们的同时也顺便问候了一下天朝的医疗保障制度,到处都是排长队的收费窗口,就是病房病床极度紧缺,医疗人员严重不够。据说这家医院(上海长海医院)是全国最好的肝胆专科医院之一,也是华东地区最好的肝胆医院。这样的名声也就意味着,很多外地病人把大量时间和精力花费在来回奔波的求医路上。天朝政治体制不改革,中国的医疗体制永远是死结,无药可救! 在这漫长的等待志坚住院过程中我还是有其他收获的,在闲逛中我居然找到了两处比较舒服的输液处,一处是师级及以上军人输液区,配置了地毯、豪华沙发等装备;一处是团级及以下军人输液区,配置不如师级输液处,但是也比普通病号的输液处宽敞舒适很多。看到这里,我有感而发,谁说咱们天朝的医疗卫生资源不够,在一个特权横行的专制社会,就连生病输液也分成三六九等,普通人紧张的原因只不过特权阶层多吃多占罢了,君不见多少“老革命”长期占据高干病房,还倒卖奇缺药品。对于官媒老说中国实现全面免费医疗保障制度不现实,因为中国人口太多。我倒要反问一句,你们收税收费的时候,大把数钱的时候,怎么不嫌人口多?其实,高干病房如何豪华奢侈无法证明你们的无耻嘴脸,让那么多病患在耗尽家财后无助痛苦的死去才是你们的滔天罪行。党国,你们已经无需向我证明你们有多么的无耻下作,多轨的医疗保障制度继续作恶只不过又给你们多了一份耻辱。 终于等到了下午16点,顾嫂终于去办住院手续了,我们一行四人把志坚搬到了长海医院急诊科三楼一区的10病床上,在搬到志坚的时候,我依稀可以看见志坚腹部的静脉曲张,巨大的肿瘤几乎抢走了所有支撑生命的营养物质,跟两个半月之前相比,此刻志坚身上已经骨瘦如柴,臀部和后背也因为长期卧床而长满疥疮,我们几个人费了好大劲才把志坚安顿好。宋宁生大哥也要踏上回程,志坚买了200斤赣橙送给了昆明的兄弟们,以表谢意。住院后不久,医生开了病危通知单,志坚已经长期滴水不能进了,消化道出血很严重。邱蓓大姐也已经40多个小时没有合眼,回去休息了。 这晚,我就在医院过道的推床上将就了一夜。这夜,志坚觉得很难受,老是无法入眠,要求护士能打安眠针,顾嫂被他折腾的也没有休息好,迷迷糊糊的过了一夜。 (责编行者)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