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历史进步的原动力在民间社会

内容提要:从政治一元化向多元化转型,也就是从独裁向宪政转型,通常都不是专制统治者自己改良的结果,而是因为多种政治力量的乘势崛起,也就是说,没有哪个统治者会给自己设立一个平等的反对派,来和对方平等协商,共同致力于规则一元化也就是法治之下的颉颃——制度上的分权制衡其实只是社会力量分权制衡的结果。除非民间有强大的政治反对派崛起,或者官方非主流帮派能够和主流帮派公开决裂形成谁也吃不掉谁的局面,否则,中国既不会有政治多元化,也不会有向宪政的转型。

李靖先生是我的一位私人朋友,也是我的事业同道,我们之间大方向上没有分歧,都希望中国早日实现民主宪政,在对孙中山之类历史问题的看法上尤其有一些重要的共同观点。但是,如古人云“君子和而不同”,很多问题一深入到细节我们之间的看法就大相径庭。这方面,李靖先生《驳秦永敏“政变行将常态化”》就是一个例子。

李靖先生认为:“按我的看法,这篇文章并不值得发表,或者说发表了也没啥现实意义,甚至会误导别人。“

因为在他看来,“(政变)其实不是现在才‘真的来了’,早就有过了,主要就是邓贼的政变,只是他不说罢了;而今后也不会‘越来越多’,相反会越来越少,因为改良派占据上风了,他们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也就是改良,这样一真走下去就会实现民主宪政,中共的专制也会结束,那自然不会有什么政变了。“

原点上的毫厘之差,很可能决定了我们在下面这些问题上的不同看法。下面,就来对李靖先生的驳斥稍作解说,目的是通过思想交锋砥砺学识,也希望能有裨益于关心者。

一 “令计划所谓的新四人帮、政变属无稽之谈”

李靖先生说:“令现在被描绘成‘核心人物’,那似乎是江派海外媒体放风,企图用令来顶罪吧?明镜网就是有江派背景的海外媒体,前陈盛传‘韩正换李克强’就是明镜网放出来的消息,一定要警惕这类消息。“

应该说明,令计划是否卷入政变,是否是“新四人帮”的核心成员,我本人没有任何资料加以证明,文中主要是根据明镜网和何频的看法来论证我的一个观点,那就是政变会常态化。政变会常态化,是我对中国未来政局的测度,过去的证据再多,未必能说明未来,过去的证据再少,未来未必无法证明。诚然,以这样一个目前无法落实的孤证来证明我的看法十分乏力,因此,李靖先生不赞成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李靖先生认为该文“不值得发表,或者说发表了也没啥现实意义,甚至会误导别人”,原因在什么呢?在于他认为,一,主要就是邓贼的政变,二,今后也不会“越来越多“,相反会越来越少,三,改良派占据上风,这样一真走下去就会实现民主宪政,中共的专制也会结束,那自然不会有什么政变了。

这些看法,似乎就更是一些没有任何论证的结论,其社会争议性恐怕比我说“政变会常态化”更大。对于这些观点的质疑,我把它们放在后面。

在这里,我只指出:”你可以在动态网看看那些文章,还有视频节目比如《今日点击》《石涛评述》等,都说得很在理。“李先生的这一说法,恐怕比我引证明镜网和何频的看法更加难以叫多数人接受。

固然,在言论自由条件下,大家都有权利说错话,都有权利坚持自己的主张,明镜网和动态网也都是极有参考价值的海外网站,但是,究竟是明镜网还是动态网更有主观偏向性,或者反过来说,究竟是明镜网还是动态网更有学术性,难道没有公论吗?

这里还要顺便提到,李靖先生认为我的那篇文章“会误导别人”,同时要求对“明镜网放出来的消息” “一定要警惕”。

这都涉及言论专制和言论自由的问题。

在有充分言论自由的情况下,真诚客观的言论会多起来,但是,带有不正当目的而进行“误导”的言论的存在也是常态,它们混在一起,往往很难区分,因此只要禁止带有不正当目的而进行“误导”的言论的存在,言论自由就没有了,这应该已经成为了常识。相反,禁止“误导”的言论,就必然只剩下掌权者主宰的言论,这不就是中共当局用尽一切办法扼杀自由言论的口实吗?不知李靖先生对此有何见教?

二 “邓贼却真正发动了几次政变”

辩论最忌讳的是在名词的定义上各有理解,结果形成鸡同鸭说话的局面。因此,为了避免歧义,我一开始就给本文政变概念下了这么个定义:”什么是政变?政变就是本来距离权力中心有一定距离的少数政客打破程序强行夺取中心权力,他们夺权的目的主要不是因为政治纲领,而是因为利益争夺或者权力本身。“

这个定义对政变的概说有几个特点:第一,离权力中心有一定距离,第二,是少数政客的作为,第三,打破程序,第四,强行夺取中心权力。

因此,在文中,我一方面把“粉碎四人帮“排除在政变之外,另一方面,也指出“倒是动刀动枪的抓捕四人帮,才真有政变意味,不过,这也只是实力强大的元老在毛泽东死后的‘拨乱反正’,并不是仅仅因为掌握了一定实权的少数野心家为了向权力巅峰进军而发动的叛乱。”

李靖说:“而毛死后最大的野心家邓贼却真正发动了几次政变——废华、废胡、废赵,这些才是真正的政变,当然政变都成功了,邓上台了,因而更不会说有政变了,你想想也会明白,邓都政变成功了,他还会说经常发生政变,那他不是自己说自己吗,他有那么傻吗?“

如果改变我的定义,只以“打破程序”一条来看,邓小平“废华、废胡、废赵”确实可以视为政变。但是,首先,中共从来没有一贯的规则——也包括程序,因此,仅仅以“打破程序”来定义政变是很难成立的。具体地说,华国锋一伙其实并不是邓小平废的,而是中共元老在文革后大量复出,在权力中心占据了绝对优势以后的必然结果。至于邓小平废黜胡耀邦、赵紫阳,根本没有逼宫,只是一句话而已,原因是他本人就控制着军权垂帘听政,稳居于权力中心,胡耀邦、赵紫阳只是他的办事员,因此,虽然符合少数政客所为这一条,其他的都对不上号。

所以,从我的政变定义而论,邓小平并未搞过政变。

三 “习并没有“诛杀任何人”吧?他“诛杀”的不主要是江派犯罪集团的成员?他们难道不该被‘诛杀’吗?“

我文有云:“今日中国谁能夺取最高权力谁就能名正言顺的诛杀任何人,因此,只要掌握了最高权力,就可以讲‘正大光明’。”

这里,“诛杀”当然不是直接指和历代帝王一样想杀谁就杀谁,只是根据今日中国仍然沿袭几千年人治传统,最高权力主宰者可以言出“法”随,随时致政敌于死地。

李靖说,“现在习并没有‘诛杀任何人’吧?“从我的这种角度说,习近平是否诛杀了什么人,大家可以各抒己见。

李靖又说:“他‘诛杀’的不主要是江派犯罪集团的成员吗?他们难道不该被‘诛杀’吗?这不正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吗?”

这话就大谬不然了!

如果我们需要的不是冤冤相报无了时的血腥复仇,而需要法治下的公平正义,那么,我们所希望看到的绝不是任何人被“诛杀”,“江派犯罪集团的成员”当然也不该“诛杀”的理由!

因为中共有谁上台主政就“诛杀”谁的政敌的传统,也就是沿袭了几千年的一代天子一朝臣的传统,因此,在今天,无论江泽民诛杀陈希同,胡锦涛诛杀陈良宇,习近平诛杀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所有这些新君诛杀任何人都绝不代表历史有进步。

可以断言,如果新四人帮政变成功,他们上台也要诛杀政敌,他们诛杀的很可能就是今天诛杀他们的人。并且,可以肯定,只要目前这种政治制度不改变,那么八年后中共第六代一旦上台,第五代的很多要员被诛杀恐怕也在所难免。

“政变行将常态化”论断还包含着这样一个潜台词:今天春风得意搞“反腐”乃至“诛杀”的人,不久之后因为政变而被以反腐和其他理由诛杀也合乎逻辑。

我的意见,无论任何人,都不应该被“诛杀”,不管他是“江派犯罪集团的成员”还是什么人。

我们需要的是中国向法治时代进步,因此,我们坚决要求停止专制帝王式的“诛杀“。我们希望一切历史罪恶都能得到最终审判,但我们首先要求保障一切人的基本人权。为此,我们要求废除家法双规制,对任何有罪的人从一开始就走司法程序。我们要求对任何官员的审判都尊重程序正义,我们尤其要求从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开始进行完全公开的审判,并且充分保障他们的人权,尤其要确保他们的辩护权。

四 “习李王现在确实在推行依法治国”

李靖先生非常自信的说:“如果说不分帮派,那不正说明他们是依法查处贪腐官员而不是同流合污,不是选择性反腐吗?不正说明他们是真要依法治国而不是要构建新的专制吗?“

这些看法,我不知李靖先生怎么形成的,也不知中国有多少人持这种观念,更不知道事实是否果真如此?我要说,我也十分天真,就像当年人们真心相信毛泽东诛杀刘青山张子善是依法治国一样,我也一厢情愿的期盼着李靖先生看到的这番景象就是准确的现状。

可是据我所知,即使在民主国家,比如美国,民众也绝不对总统和执政集团抱那么多期望,相反,首先必须把总统和官员当做必然会作案会监守自盗的恶人严加防范,才能迫使他们做些好事,而不做坏事。

今日中国,中共内部能够不分帮派吗?查处他人的官员果真能不像第一任反贪局长罗辑把查处陈希同、王宝森的钱拿去乱花吗?须知,就是有强大的制约,也难免会利欲熏心,在今日中国没有任何制约的情况下,我们能保证猫不偷自己不让老鼠吃的鱼吗?今日中国绝大部分财产掌握在红后代手上, 却没有一个红后代被反腐,这就是非选择性反腐吧?

最重要的是,我们敬爱的习总书记他大大的好,反复宣传要确保红色江山的稳定性,不准“端党的碗砸党的锅“,这就是他依法治国的目的,看来,这个目的”不是要构建新的专制“完全正确,只是要维持老的专制而已。

当然、市场经济把历史的车轮驱动得飞快转动,愿意的跟着走,不愿意的拖着走,抵挡的碾过去。随着形势的发展,习近平来个华丽转身抛弃老的专制不搞新的专制是完全可能的,也是我们希望的,但那不可能是他的自觉选择。

五 “类似内蒙古冤死青年重审无罪这样的,就是依法治国的体现”

李靖先生说:“习李王现在确实在推行依法治国啊!但这不可能一蹴而就,因而一些激进派、糊涂者总是把一些民主人士被抓、底层不公现象等归罪于习,好像只要习想改革、想民主,民主就会马上降临一样。类似内蒙古冤死青年重审无罪这样的,就是依法治国的体现啊!试想,追求江派掌权,这些冤案有可能就得到平反吗?我想不太可能。”

依法治国不能一蹴而就,这一点完全正确。

“一些激进派、糊涂者总是把一些民主人士被抓、底层不公现象等归罪于习,好像只要习想改革、想民主,民主就会马上降临一样。”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说:“类似内蒙古冤死青年重审无罪这样的,就是依法治国的体现啊!”则实在令人费解。

20世纪90年代,江泽民曾经对外国来宾指着热地说:“他本来是奴隶,现在是西藏自治区主席,这就是中国人人权状况。”为此,我曾举出另一个例子,牧猪奴出身的卫青当了大将军,所以汉武帝统治下中国人虽然死了一半,但其人权状况是和江泽民时代一样有保障的。

前面,我以明镜周刊的孤证论证政变将常态化受到了李靖先生的批评,现在,李靖先生以一个冤案的平反论证依法治国在进行时,两者哪一个更具有说服力?一个国家再怎么动乱政变,也是以个位数顶多是十位数计算,当今中国的冤案却是以千万计,包括李靖先生不久前就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以一个案例的平反来证明“是依法治国的体现”,果真如此容易的话,中国恐怕早就该成为法治国家了!况且,满清王朝末年慈禧太后也曾亲自给汤乃武与小白菜冤案平反,并且免去一百多个官员的职务,那能说“是依法治国的体现”的体现吗?

在我看来,一千万个正确判案和平反也不能说明在依法治国——文革后正是这样做的。对依法治国的论证只能是反过来进行:一般案件都能公正审理,冤假错案只是例外和特殊。更具体点说,只有从制度上真正开始摆脱“领导“并确保司法独立、确保法官独立审判、确保公民的诉权、并且能够确保程序正义、确保公开透明,才能说体现了依法治国。

在此之前,除非总体气象是持续在往以上四确保方向走,我们才能说“是依法治国的体现”,仅仅一个或一些个案的平反,则是不足以证明这一点的。

六 “改良派占据上风”“专制也会结束,那自然不会有什么政变”

李靖先生说:“我也不会用“政变行将常态化”这样逻辑不清的所谓论文来满足自己的发表冲动。““单单说题目,就不准确。如果习李王的‘依法治国’‘改革’真是动真格的,不是像邓那样只改经济不改制度,那就会慢慢实现和平转型,实现民主宪政,在民主社会连政变都不会有,又何来常态化?“

政变是否会成为中国下段·时间的政治常态,这是要历史来证明的。我的推断理由是,中共已经没有了意识形态,没有了一言九鼎的权威人物,各派之间的利益争夺白热化,这使群龙无首、也没有不可动摇的权力更替规则的中共必然陷入无休止的内讧,并且使一元化统治因此逐步土崩瓦解。内讧的白热化,就是你死我活的帮派大火并。由于一元化统治不愿退出历史舞台,这样,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必然呈现各帮派不断使用包括暴力在内的手段争夺最高领导权的局面。因为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夺取最高领导权,否则就没有任何安全感。这样,各帮派为了自己的安全,都会不择手段的去占领安全制高点。

除非有朝一日大家都认识到唯有多元共存才都有安全,从而公开走向政治多元化,否则,政变的频繁发生是不可避免的——而政治多元化正是走向宪政的历史转折点。

以上看法当然需要历史验证。但是,李靖先生反对我的这个论断的说法“改良派占据上风了,他们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也就是改良,这样一真走下去就会实现民主宪政,中共的专制也会结束,那自然不会有什么政变了“,却是以一系列假设为前提的,在他看来,似乎倒是是无需验证的。

诚然,我们都希望事实果真如此,因为这样一来代价最小,进步最快。

可惜的是,首先,对于善良的民众来说这种希望绝非从今日始,最被李靖先生诟病的邓以及江胡上台之初都是如此,结果是中国的局面一至于斯!究其原因,很多人都已经明白,中国的问题其实早已不是仅凭一个或者一群改革派主持中国大计就能解决的。一些人认为,苏联出了戈尔巴乔夫,中国也一定会出一个。其实,苏联也不仅仅是一个戈尔巴乔夫解体的,如果没有叶利钦,戈尔巴乔夫其实必然被利益集团吞噬。况且今日中国的局势和前苏联不可同日而语,已经完全被多个权力资本集团控制,限于篇幅这里不展开说。

重要的是,人类历史上除了极个别的例外,从政治一元化向多元化转型,也就是从独裁向宪政转型,通常都不是专制统治者自己改良的结果,而是因为多种政治力量的崛起,也就是说,没有哪个统治者会给自己设立一个平等的反对派,来和对方平等协商,共同致力于规则一元化也就是法治之下的颉颃——制度上的分权制衡其实只是社会力量分权制衡的结果。

说到这里,我和李靖先生的分歧应该清楚了。那就是在他看来英明的习近平一定会作为改良派把中国引向宪政,而且目前的做法已经证明必将水到渠成。

在我看来,中国走向宪政的希望不在最高领导人,不在官方的主流帮派,原则上说,从专制向宪政,即从政治一元化到多元化,历史进步的原动力在民间社会。

也就是说,除非民间有强大的政治反对派崛起,或者官方非主流帮派能够和主流帮派公开决裂形成谁也吃不掉谁的局面,否则,中国既不会有政治多元化,也不会有向宪政的转型。

当然,我不是否认最高领导人或者主流帮派顺应历史潮流的巨大价值。但是,只有民间力量崛起,或者官方非主流帮派能够和主流帮派公开决裂并且合法化,中国才能进入李靖先生盼望的“实现和平转型,实现民主宪政“,则是没有疑问的·。

不过,迄今为止我们还远远看不到习近平有容许体制内外的反对派合法化的迹象——虽然我并不排除在强大的社会压力下他最终被迫走这一步,并且,这也正是我们主张和平转型所致力的方向。

以上回应是否妥当请李靖先生明示,欢迎李靖先生再来驳斥,如果李靖先生写出反驳文章,我将和本文并列供大家参考,但我因为太忙不会继续回应,这是需要李靖先生和读者见谅的。

2015/1/2

文责自负 责任编辑:秦永敏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